Kyle相關CP推,稍微偏Kyle受向但時常出意外;不管怎樣都好拜託跟我聊聊天嘛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翻譯][kyman] might last a day (minus forever) 01

作者:cherryvanilla 

授權翻譯:請由上連結至作者AO3個人檔案,除特殊原因外所有作品皆可翻譯;這裡將全文翻譯完畢之後會放置AO3並且通知原文作者。

原文連結:AO3

特別感謝:楓葉(潤色/校對)


cherryvanilla太太的Kyman同人文,全文原文五萬字,翻譯版本每次更新5,000字上下。

本文主胖凱,但有一小段的凱胖。NC-17篇章時會在開頭提醒。


大綱:

25歲的KyleBroflovski認為自己的人生版圖已經規劃好了。他和Stan一起在丹佛租了間挺不錯的公寓,還有一份體面的工作。突然間,他的世界天翻地覆——在與Stan分手後,幾個月內他接著失業了。如今Kyle回到南方公園,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並且試著搞清楚自己應該何去何從。鏡頭轉到Eric Cartman身上,那個老是把Kyle氣得牙癢癢的傢伙,現在正用各種方式準備捲土重來。

(一個關於重新評估自己和自己人生的故事,或是關於Kyle如何將生活回歸正軌。)

 寫給South Park BigBang。


前言:

感謝所有打從一開始就關注這個故事,並且給予協助和鼓勵的人。Lisa、Helen和Aleesha,說得就是你們。大大感謝Aleesha協助校對,親愛的,我相信這是一個大工程。<3也感謝我的繪師們(emixoo和NoWhere)!插圖簡直太美了,我太開心了!

各方面而言這個故事對我意義重大,在我心中它是特別的。我希望你們看得的時候就和我寫得時候一樣開心。

該作品由Hole命名。

各種錯漏字已經修改完畢,NSFW的部分也已加入。

 

01.

KyleBroflovski認為他已經規劃好了自己的人生版圖。他任職於丹佛市中心的證券經紀公司,一個他還算喜歡,受人尊敬,而且足以令他全力以赴的工作。作為裡頭數一數二的年輕員工之一,他為大家信任他並認為他可以勝任這件事而感到驕傲。以一個25歲的人生標準來看的話,他賺得不算少,還有一個住在一起的男朋友(同時正巧是他一生中最好的摯友)。

他和Stan在歷經所有差不多15歲後會出現的各種問題之後,終於在大學期間正式交往。Wendy選擇去紐約的那會兒,他倆一起進入丹佛的大學就讀;她和Stan嘗試維繫彼此的關係,但最後他們失敗了,徹底結束了。而到了二年級,Kyle發覺自己待在Stan宿舍裡的時間比待在他自己宿舍裡的多,不過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除了他們在電視機前接吻而不是打電動以外。

三年級時,他們一起弄到了個單人間,扣除Stan糟糕透頂又消沉的時期,所有事情都跟往常一樣,只不過他們定期會滾個床單。畢業後,兩人就決定同居。他們都靠兼職存了一些錢,而丹佛的房租有兩個人分擔的話,負擔也就沒那麼大了。

由於大學時的兩次實習經驗,Kyle在畢業後很快地被一間證券經紀公司聘用了。與此同時,Stan也找到了他夢寐以求的工作:一個環保組織旗下的工作崗位,這個組織為當地水族館遊說和募資。

而在同居了差不多5年的時間以後,他和Stan漸漸陷入了一成不變的相處模式;Kyle認為他們就像其他情侶那樣進入了一個周期。他們會發生衝突,卻平靜而又溫和,通常在晚餐或是睡覺時間前和好。兩人的父母會找藉口離開南方公園,好過來探望他們,畢竟Kyle和Stan很少回去。Kenny在丹佛的一個修車廠裡工作,每幾個月就換一個女朋友,所有的女朋友都受他邀請一起同居過。Stan開玩笑地說Kenny為了房租把妹,Kyle覺得這倒也不是一件壞事,通常這讓他們為了「同居只是為了生活方便」這種觀點而吵起來。而隨著Kyle漸漸地太過投入工作和電腦世界,這成為了他們主要的衝突點。

過去幾個月來,Kyle沒日沒夜地忙於工作。工作之餘,他也相當沉迷於Twitter和Tumblr,然而Stan痛恨所有社交網路;他老是在到家時發現大腿黏著筆電的Kyle坐在沙發上,在Stan眼裡那台機器就像是某種瘟疫一樣,Kyle對此感到生氣。

「你可以把我的電源線插回去嗎?」Kyle說道。

「我寧可把你的電源線扔到魚缸裡,」Stan回答。Kyle翻了個白眼。

他一開始沒有太在乎這件事情,但終於Stan開始抱怨,「在我到家的時候稍微站起來一下有很困難嗎?」

「老兄,我有跟你打招呼。」

「隨便你,Kyle,我還是離開這裡好了。」

這不公平。Kyle有跟Stan截然不同的興趣。Kyle熱愛在Tumblr上張貼電影海報並轉發那些酷斃了的書櫃照片。Kyle還有些能和他聊聊電影及音樂的「網路上的朋友」。他一直都喜歡發掘新事物,那些新知,他以為Stan早就知道了。

連續這樣重複幾次之後,Stan卻直接了當地告訴他,「至少當我站在這裡的時候,你能不能稍微……把一點注意力放在我身上?」Kyle當時戴著耳機和一位客戶通話,試著說服客戶投資股票,同時也開著Twitter。

「我在工作,Stan。」他用氣音說道。

Stan咕噥道,「這不全是工作吧。」

在此之後,Kyle答應Stan不會老是黏著網路。頭幾個晚上Kyle成功做到了,他在Stan到家前關上電腦,也沒有在他們一起看電影或是其他節目的時候分心。但是Stan剛開始平靜下來,Kyle就又一次重蹈覆轍,Stan也再次抱怨起來。Kyle又試了次,最近的那一次他幾乎要刪掉自己的Tumblr帳號了,他覺得自己有進步,於是他又打開了它們,感覺自己已經漸漸習慣了這種節奏。顯然他完全搞錯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復一日,Kyle看到了自己的未來,也滿足於現況;他的事業蒸蒸日上。他受夠了那些終生難忘的,在青春期時發生的混亂和瘋狂。他不會再來一場秘魯的即興旅行;也不會再搭乘最後一班飛往索馬利亞的飛機去從海盜手中拯救他的弟弟,或是跟著一個頭頂怪帽的怪人前往幻想世界。Kyle一生中看過和經歷過的事情比大多數人還要多。離開南方公園同時意味著離開充滿神經病和失序的世界。他對此很滿意,非常滿意。

因此,自然而然地,在九月一個平凡無奇的日子裡,命運殘酷地開了他一個玩笑:那時Stan比通常時候還晚到家,臉上掛著「有什麼事情要玩完了」的表情。

「你還好嗎?有誰過世了?」

「沒有人過世。聽著,Kyle,我們需要談談。」

在這瞬間,Stan完全不用多說任何一個字。Kyle完全明白Stan的意思,跟他明白Eric Cartman恨猶太人這件事情一樣透徹;Stan要結束兩人的關係了。

他差點就要脫口問道「為什麼?」,但他禮貌地讓Stan先把話說完。他倆坐在沙發上,彼此僅僅相距幾英尺。

「聽著,Kyle……我們曾經很快樂……但最近,這幾個月,我不這麼覺得了。你……我只是覺得你的心在別的地方。你總是盯著筆電埋頭工作,老戴著該死的耳機,甚至當我們在看比賽的時候也沒拿下來過。你總是在談生意,考慮你的客戶多過於考慮我們。」

「我那是在為了我們賺錢!」

「好吧,那你怎麼解釋『當你不在工作的時候仍然盯著電腦,迷失在你的網路社交生活裡』的時候?」

「真抱歉我有些『個人興趣』,Stan!拜託,我們不是早就解決這件事情了?」

「你不在乎我!你他媽完全不在乎我!」

Kyle退縮了,「那不是——」

「算了吧,Kyle,別否認了。要是我現在問你我最近工作的內容,你大概完全回答不出來。如果我問你上次我們做愛是什麼時候,你可能還得去看個日曆。」

可悲的是,在內心深處,Kyle知道Stan是對的。他和他最好的超級好朋友一起陷入了生活的舒適圈裡,他覺得這樣就足夠了。他知道自己愛Stan勝過愛任何人,但他並沒有感受到電影裡說的那種感覺。Kyle不確定這是否和Stan有關係,或者這就是他自己談戀愛的模式;說到底,除去一些一年級時笨拙的自慰經驗以外他真的沒什麼其他經驗了,而自慰當然與談戀愛無關。

實話實說,他更驚訝Stan有開口的勇氣——除非受到刺激,否則Stan總是很被動的。Kyle想知道是什麼事情踩到了Stan的地雷。

「所以……就這樣了,然後呢?」Kyle問道,不過不是真的在問。他在Stan的眼裡看見遺憾、悲傷、後悔。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除此以外的關係結束了。也許某天我們又能復合。我不確定。」

Kyle哼了一聲。「如果你覺得我會等你回來的話,你做夢去吧。」

Stan大笑。「我才不會。這就是我愛你的原因之一。」

他們再次四目相接,衝擊感此時朝Kyle席捲而來。「我也愛你。」他說道。

然後他們擁抱。Kyle緊閉雙眼,把臉埋在Stan的頸間。他們分手了,Kyle拿出紙筆寫下自己現在的財務狀況,現在只有他一個人待在這個小公寓裡了。他不得不這樣做,儘管他狀況一團糟,甚至心碎成粉末,生活還是得繼續下去。

那晚Stan睡在沙發上。隔天他告訴Kyle自己會搬去和Kenny住。

「那他的女朋友呢?」

「早走了,老兄。」

「噢,當我沒問。」

「這個月的房租,我會付完我剩下的那部分……接著,呃,我猜我們該搞清楚怎樣把電信服務分開。」

「是啊,當然。」

Kyle在分光碟片;他們討論「Terrance和Philli」該給誰,而Stan用「I Love You Man」和「ForgettingSarah Marshall」和Kyle交換了「Sunshine」。Kyle默默地為自己的損失感到悲痛,但他欣然收下了所有Jason Segel的電影光碟。

另一個該討論的東西是他們養的魚。「我猜我應該帶走他們?」Stan建議道,Kyle同意了,反正Stan會好好照顧魚兒們的。

星期六Kenny幫Stan搬出公寓,他說話時向Kyle舉起雙手,「我不會選邊站,好嗎?我做這件事情不代表我必須選擇站在任何一邊。」

Kyle拍拍他的背。「沒事的,哥兒們。我們沒事,真的。」事實上他們已經——前一天晚上他們已經把話說開了,並決定不會讓這件事情影響到他們之間的友誼。

「無論如何,嚴格來說這只是我們兩人關係的另一種變化,對嗎?撇開性事之後剩下的——就只是『我們』,」Kyle說道,Stan打從心底同意他說的話。他們早就計畫好在星期一去聽音樂會,還有星期四要去打保齡球。感覺上沒有什麼大變化——除了Kyle已經習慣和某個人住在一塊兒以外。

在Stan搬出去以後,Kyle在公寓裡亂晃。室內看起來太空曠了。沒有另一具溫暖的身軀相伴的夜晚感覺很詭異;雖然老實講,Kyle通常是在Stan已經睡著之後才會爬上床,而且兩人早就不依偎在一起了。Kyle這輩子都可以這樣生活下去——對他而言沒有什麼問題。他愛Stan,Stan也愛他。所以也許事情並不完美,也許生活沒有太多刺激和熱情——但這舒適又安全,而Kyle也沒有什麼別的要求。這就是他跟Stan不一樣的地方——Kyle一直知道Stan不願安於現狀。他本應該預料到這個結果的,但即使眼前亮起警告牌,他仍舊覺得事情最後會好轉。

這大概是世界上最和平的分手。他們一起去聽音樂會,感覺上生活沒有太大轉變,除了Stan的手沒有像往常一樣搭在Kyle的腰上,Kyle也沒有買雙人份的飲料。

生活還在繼續,Kyle全心投入工作,但仍與Stan和Kenny保持聯絡。他們的公寓是一個典型的「單身漢空間」,堆滿了空的啤酒罐和滿地的披薩盒及一英里高的髒盤子。和Kyle同居時Stan也不是愛乾淨的那個;他從不更換廁所裡的衛生紙捲,也不把用過的盤子放進水槽裡,總是把濕毛巾扔在沙發椅背上,還老是對摺衣服有莫名的恐懼感。更別說Kyle不得不像是對待小朋友那樣,在他上過廁所後衝著他大叫「去洗你的手」這種事情。Kyle永遠都不會忘記在水上樂園發生的事情;他知道了Stan太多足夠讓人畏懼的骯髒行徑。

然後,兩個月後,Kyle還在調適獨居的時候,命運的力量決定再開他一次玩笑。Kyle知道經濟狀況準備要走下坡了,但他沒料到會發生得這麼快。他的老闆把他叫進辦公室,告訴他公司要縮編了;而由於Kyle的年齡和經歷,他將第一個被裁員。

Kyle收拾他的辦公桌,心裡盤算著接下來該怎麼辦。他和Kenny及Stan約在當地的酒吧見面,將近整個晚上都把臉埋在手裡。

「天啊,老兄,我很抱歉。你也許……搬過來跟我們一起住?」

聽見Stan的話,Kyle抬起頭翻了個白眼。「我們才剛剛分居。」

Stan伸手表示道歉。「你說的對,抱歉。我只是,噢天啊,這他媽糟透了。」

「沒錯,這他媽糟透了。」Kenny重複道,雖然他的眼神已經飄向吧檯另一頭的小妞身上了。反正Kyle也不指望他。

「我沒什麼存款……不管怎樣,沒辦法支應接下來的房租。失業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所以……」

Stan瑟縮了一下,Kyle把眼神別開,不想看到對方眼裡的同情。

「所以現在只剩下一個選擇了,直到我找到其他方法以前。」

「噢天啊,別這樣。」

「你覺得我想這樣做?Stan,我別無選擇。」

這就是為什麼,KyleBroflovski現在回到了南方公園,並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寶貝兒!」Kyle的媽媽一打開門便大聲嚷嚷了起來,把他緊緊抱在懷裡。

「嗨,媽。」他無精打采地說道。

「噢我的寶貝兒,一下子失去了他生命的另一半和他的工作。我早告訴過你,生活永遠只會讓人心痛。」

Kyle試著控制自己的情緒。「別把Stan扯進來,好嗎?」

「好吧,我們之後再談談這個。Gerald,Kyle到家了!」她尖叫,緊接著說道,「我幫你弄些溫牛奶來好嗎?」

「媽,我需要先整理行李……」

「嘿,兒子,還好嗎?」他的爸爸站到他的媽媽身後,父母親看起來一如既往——沒什麼不同,就像南方公園一樣。這個小鎮在平常的時候無聊至極,但Kyle記不太清平常日子的模樣。他現在記得只記得每個角落發生的那些扯爆了的、愚蠢又難堪的故事。

他的爸爸擁抱了他,拍拍他的背。「你很快就可以回歸正軌的。」

「是啊,謝了。」他低聲懷疑道。

「你的家具和其他東西去哪兒了?」

「我呃,我現在在丹佛租了一個小倉庫,但我想我租不了多久了。」

「你不用擔心了,我們會想辦法的,」他媽媽保證道。

「不知道你弟弟在哪裡,兒子啊,他長成了一個老是翹課的小嘻皮。」

「Gerald!不要這樣說Ike!」

「我只是陳述事實!」

Kyle的爸媽吵了起來,他趁著這個時候悄悄地退出家門口。「我只是要去……收拾一些東西……」

他逃到屋外,呼吸一大口新鮮空氣。這也許是他做過最糟的打算。他拿出手機給Stan寄了簡訊:

一槍爆了我的頭,拜託。

Stan立刻回訊:

堅強點。愛你噢。

他還是喜歡看到這些Stan傳過來的文字,即使它們已經不能像以前那樣帶給他刺激感了。當他們剛在一起的時候,他和Stan曾經成天不停發簡訊給對方。事實上,Kyle不得不為此調高他的簡訊額度。沒有Stan的簡訊他簡直活不下去,不管是調情還是普通的訊息都可以,儘管這幾年下來,所謂的「希望你有愉快的一天,我愛你」這種晨間問候老早就沒有了。他們一天內幾乎說不上一句話,當Stan打給他的時候,他總是和客戶在一起,並用不耐煩的口氣接起Stan的來電, Stan就算理解Kyle很忙也還是會被氣得半死。

Kyle不確定為什麼這些無傷大雅的小簡訊消失了,他只知道這些年來很多事情都變了,顯而易見的,他和Stan後來僅僅只是「住在一起」而已。

保守地說,他在自己兒時的房間度過的第一個晚上很奇怪。他整理了他的衣服,在牆壁的這兒那兒貼上海報,最後才上網看看工作機會。沒有太多的職缺,但他還是設法找到一間公司並寄出履歷。

他稱接下來的日子「失業期」。剛開始幾天Kyle還熱衷於檢查他的電子郵件信箱和電話裡有沒有回音,但全都沒有下文,Craigslist上也沒有其他工作機會。Kyle認命了,他在小鎮裡四處亂走,重新審視這個地方。店面和人看起來還是老樣子,不管走去哪兒總有人會和他打招呼,雖然有些人他幾乎認不出來了。他不確定他那時候的同學還有誰住在南方公園裡。Stan說得是對的;大學畢業之後,他跟很多人失聯,連Facebook也不再流行了。

Kyle在小鎮裡亂逛,而後在Game Stop店門前停下腳步。店門口上掛了一個「徵人啟事」。還是小孩子的時候,Kyle曾經夢想過在這裡工作和遊戲折扣之類的員工福利,如今他不情不願地走進去,和店面負責人要了一張工作申請表。寫完之後,對方告知他,他們這種店面請不起他這樣的大學生。

「聽著,我完全不在乎薪水怎麼算——我需要一份工作,好嗎?」負責人十分同情他,於是隔天開始,Kyle成為零售業的一員,每小時可以賺十美金。

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工作簡單而且乏味至極。Kyle過去充滿活力——但是Game Stop不太需要你充滿活力,除非有人來抱怨遊戲賣完了。今天,當鈴響時Kyle正忙著把遊戲陳列到展示架上。

這個時間逼近中午,除了一些父母會在這個時候進到店裡為孩子挑選禮物以外,一般而言直到學校放學之前店裡都不會有什麼客人。Kyle聽到鈴聲後並沒有去招呼客人,而是繼續在架子上擺放最新發售的遊戲。

「瞧瞧,瞧瞧!看看是誰進來了。」Kyle瞬間就認出了這個聲音。

Eric Cartman突然站在了他身旁。Kyle沒有完全轉過身去看他,只是抬起頭……接著震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

Cartman他看起來——真他媽不錯。他穿著一件淡藍色的鈕扣襯衫,深色牛仔褲,頭髮有點蓬鬆,但很短。Kyle自從17歲起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如果可能的話,根據他看起來的樣子,似乎Cartman又長高了幾英吋。他身材高大,臉也是,要是讓Kyle找個人來跟他比較的話,那就是Jason Segel了;一樣的膚色、身材。可悲的是這並不是一種侮辱,因為Kyle事實上對Jason Segel抱著某種不好意思的幻想。Stan好幾次抓到他偷看Forgetting SarahMarshall 和Freaks and Geeks,完全就是成癮似地看個沒完。在發現Jason Segel是這兩部片唯一的共通點之後,Stan終於搞明白了這是為什麼,之後他老用這件事情嘲笑Kyle,因為Kyle通常喜歡的對象或多或少還是以Stan作為標準。

「幹什麼呢你,體驗貧民生活?」Cartman冷笑道,拉回了Kyle的思緒。

「需要幫忙嗎,先生?」Kyle說道,顯然愛死了Cartman臉上瞠目結舌的表情。

「你、你是認真的?」Cartman嘶聲說道。

Kyle皺起眉頭並將雙手交叉在胸前。「認真的。」

「我的天啊,這太勁爆了。」Cartman說道。

「你就是個徹底的蠢貨,Cartman。」Kyle把他趕到一邊,逕自走到櫃檯後面,他知道這會進一步把Cartman惹火。

「嘿!你不能對客戶這樣說話,」Cartman在他身後吼道。

「這份工作不值得讓我對你好聲好色。」

「真是個油嘴滑舌的猶太人。這就是為什麼你被那個嘻皮甩了?」

Kyle停下動作,整個人都嚇壞了,他轉身面向Cartman。「什麼——你怎麼知道我跟Stan在一起?!」曾經在一起,他在心裡糾正。

「Kenny,當然的。我們處得很好。」

Kyle提醒自己要記得做掉Kenny,那個混蛋。

「所以是怎樣?是因為你的小妹妹進沙了嗎?說真的,Kyle,我幾年前就說過你要好好照顧你的小妹妹。」

「我的那裏才沒有進沙!」Kyle抓住櫃檯咆哮道。

「但是你承認你有小妹妹。天啊,老天啊,Kyle小親親,我就知道你是個小婊子。」他還是用同樣的方式,一種拖拉的酸溜溜的諷刺語氣叫Kyle的名字。

「該死的,Cartman!我沒有小妹妹,我也不是什麼小婊子!」

Cartman對他露出得意的笑容。「哎唷喂呀,你一點都沒變。」

他盯著Cartman看。「我——我一點都沒變?你有臉說我。」

「你絕對會大吃一驚的,」Cartman模糊地說道,繼續剛剛的話題,「所以,說真的,那個嘻皮終於把你甩了?」

「我才不要和你討論我的私生活,」Kyle冷冷地回應道,然後開始整理櫃台後的遊戲。

「天啊,你聽起來像個gay砲,Kyle。」

Kyle惡狠狠地瞪著他。「不要那樣叫我,混蛋。除非你的指得是那些機車敗類*。」

「錯了,我指得是『gay砲』意思的gay砲,而且我這麼叫你是因為——我們gay砲可以用這個詞叫別人。」

Kyle覺得他的下巴真得要不保了,「你在開玩笑。」

「恐怕你要失望了。我和你同一陣線,猶太人。這有讓你的小妹妹進更多沙嗎?」

Kyle要驚魂未定好一陣子了。Eric Cartman不僅出現在他工作的店裡,不僅看起來天殺的不錯,還剛好是個同性戀,甚至就像過去那樣刺激著Kyle的神經。當他想到Cartman的時候,一股慾望尖叫著貫穿過他的身體;而該死的身材高大結實的Cartman又開始在他的耳邊瞎扯了。

「我他媽根本不在乎你的性向,Cartman。你是準備要在……」Kyle看向自己的錶,「下午12:20,大部分的人的上班時間裡,在這間店裡買東西嗎?」

Cartman輕蔑地揮了揮手。「午餐時間。不過你說對了,事實上我預約了新款的NBA X-Box遊戲。替我把那東西拿來,小收銀員。」

Kyle咬牙切齒。「我是『銷售助理』。」

「隨便你怎麼說,如果這樣想會讓你開心一點的話,Kyle。」

Kyle勉為其難地找出遊戲,然後交給Cartman。當他看見Cartman從Terrance andPhillip的錢包裡掏出鈔票時感到有點小開心,想想他自己家裡那些四角褲。有些事情始終沒有改變。

他從Cartman手裡接過錢。他們的手指在找錢的時候碰到了一起,眼神相交,Kyle感到自己的嘴唇乾得厲害,他不得不克制用舌頭舔過那塊皮膚的慾望。而他也讀不懂Cartman臉上的表情是什麼意思。

Cartman清了清嗓子。「好吧,咱們回頭見。」

「天啊,千萬不要,」Kyle直覺回應道,但Cartman臨走前瞪了他一眼,使他忍不住陣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天晚上,當Kyle盯著Craigslist準備張貼什麼資訊的時候,他接到Stan的電話。

「你還好嗎?」Stan說道,嘴裡嚼著口香糖。

「爛透了,」Kyle回道,一邊倒在椅背上一邊闔上Macbook。

「該死,我很抱歉。」

「不是你的錯,」Kyle說道。

「一部分是……我是說,至少這樣一來你不用搬回南方公園……」

「或是在Game Stop裡工作,」Kyle聽起來很沮喪,「也許吧。」

「我不敢相信你真的去做了那個工作。你怎麼不乖乖等失業補助進帳呢?」Stan嚼得更大聲了,Kyle痛恨Stan在說話的時候嚼口香糖。

「失業補助還是可以進帳……我只是在打工。至少我還能補貼一些收入,懂嗎?」

Stan玩味地笑了。「你總是很實際,Kyle。」

「生來如此,」Kyle說道,Stan笑得更大聲了,還哼起Lady Gaga的那首歌**。

「混蛋,」然後他們一起大笑起來,感覺還不賴。

過了一會兒,笑聲漸漸止息,Stan不再嚼口香糖了,他嚴肅地說道,「我挑了最壞的時間離開,對嗎?」

Kyle搖搖頭,手指壓在鼻梁上。「你只是主動去做了我做不到的事情,Stan。」他咧開嘴微笑。

Stan輕輕笑了。「為了彌補那些失去的時光,也許吧。」

兩人繼續閒聊;關於Kenny最近看上的女孩子,因為Stan的工作,又聊到最近的生態環境議題。Stan嘻嘻哈哈的笑聲讓Kyle感到放鬆和熟悉。

他們很快又陷入沉默。

「所以說……」Stan開口,「想試試電話性愛嗎?」

Kyle嗆到了,接著爆出一陣狂笑。

「嘿!」Stan大聲喊道。

「老兄,我們連在一起的時候都沒試過這個。」

「唔,也許我們現在該試試看,」Stan說道,聲音沙啞。現在可好,Kyle現在還是拿這點沒轍,他只是個手無寸鐵的普通人。

但說真的。「所以,怎麼樣,你現在要試試看嗎?」Kyle懷疑地說。

「我不知道,你要嗎?」Stan語氣平靜。「我還愛著你。」

Kyle嘆氣。「我也愛你,但你這樣就走回頭路了,Stan。我們做朋友的時間比做對方男朋友的時間長。你知道我們比較適合做朋友。」

「好吧……你說的對。被你說中了,我只是有點,太寂寞了。」

Kyle笑出聲音,伸長僵直的腿。「你可以投向Kenny的懷抱。」

「哈。想得美。」

他們又笑成一團,當兩人重新冷靜之後,Kyle脫口說道,「是說我今天看見Cartman了。」

「真的假的?」Stan叫道。「他在做什麼?」

「呃,做運動減肥?」Kyle回答,心不在焉地把手指放在肚子上,Cartman的身影閃進他的腦海。

「不是吧,那我們還能叫他死胖子嗎?」

Kyle哼了一聲。「當然,他又不是減成一具骨架那樣,老兄,他只是……我說不上來。他看起來長高了。這是有可能的嗎?」

「或許吧,二十歲以前都可以繼續長高吧?比一般人晚,但某天突然長高那種?」

Kyle不知道,他只知道Cartman比他高了一些,身材尺寸大了一些,而且Kyle隱約能想像出Cartman裸露的手臂和肩膀看起來是什麼樣子,會有一些肌肉,還有一點壯碩。

他太投入於想這件事情了,差點錯過Stan的話。「他還是那麼混蛋?」

Kyle彎起嘴角露出微笑。「沒錯……一樣混蛋。」

這個字眼聽起來簡直不能更順耳了,不知道Stan有沒有發現,總之他一個字也沒說。Kyle掛斷電話,他回想起大學時光,乏味的班級生活。整個高中時期,他和Cartman同班的課程多得驚人。每一堂課,Cartman都會毫不厭倦地提出與Kyle的論點相悖的發言,不管是針對課程內容還是當時的全球性議題。無數的課程都淪為他們爭執的戰場,通常該堂課的老師會放手讓他們辯論,因為Cartman確實是提出了相當不錯的建議,直到他採取狂熱手段或是種族歧視相關的發言時才會把他送到校長室。

上了大學,再也沒有人會這樣跟Kyle進行討論,他經常環顧四周尋找那個穿著紅色夾克的小男孩。

他快要睡著了,一邊思考著Cartman在自己生命中的位置,一邊迷迷糊糊地想著他為什麼現在才對於自己回到家這件事情感到有點興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兩天後,Kyle站在櫃檯後面,一抬頭就能看見Cartman進到店裡,一臉天塌下來我也不在乎的表情。Kyle感到一陣嫉妒。

Cartman將他的視線鎖定在Kyle身上,就像鯊魚盯上他的獵物。

「你還在這裡!我還以為你高傲的自尊心會把你給生吞活剝呢,猶太人。喔等等,我差點忘了——對你們猶太人來說,錢畢竟是錢。」

Kyle發現Cartman藏在棕色夾克下的吊帶。看起來怪異極了,像是小孩子在玩變裝遊戲。他的牛仔褲非常合身,Kyle的視線落在他大腿的曲線部分,稍微停頓了一下才移開。

「你就整天這樣,Cartman?打一整天的電動?」

Cartman翻了個白眼,用手指敲敲Call of Duty的展示品。「得了吧,別裝作自己沒興趣。」

「我不是沒興趣,但我們已經長大了。我才不會整天坐著打電動。」

「你難道不知道什麼叫作午休時間?」

正當Kyle準備要好奇地詢問「什麼工作的午休時間」時,有人幫他省下了這個功夫。

「Cartman,組長在找你,現在就給我夾緊屁股滾回來,」一個聲音從Cartman大衣底下冒出。Kyle睜大雙眼看著他拿出對講機,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暈。

「就不能讓我休息一下,一秒鐘都不行?就沒人有這個常識?」

「信不信隨你,老哥。快滾回來。」

「叫他冷靜點。我很快就到。」

Cartman氣呼呼地把無線電塞回口袋,抬起眼和Kyle對視。Kyle意識到自己正盯著對方看,但他無法移開視線。

「你是一個……警察?」

「Bingo;我曾經是一個警察。現在是一個偵查員。」

Kyle的眼睛睜得更大了。「你是說真的?!」他像過去一樣用充滿懷疑的語氣問道。

「不能更認真了。你和那個嘻皮滾出去上、大、學的時候,我忙著幹一番大事業。」

Kyle感覺自己彷彿進入了陰陽魔界***,或是幻想世界,之類的。「但……你耶?他們讓你當警察?難道你們不需要,像是,比較沒那麼狂熱的人?」

Cartman像是看稀有動物那樣看著Kyle。「Kyle,」Cartman耐心地說道,「你從火星來的?」

「我的天啊!你大概會把所有的少數民族都關進監獄裡!」

「通常是少數民族!」

「噢天啊。你怎麼進去的?」

「Dawson警督在我身上看到了某種天賦。我不是念書的料,某天他說,『去考個試看看。』我就去了,通過了,開始除暴安良,老實告訴你吧,墨西哥人真的都一個樣。我兢兢業業差點就要過勞了,然後Dawson又說,『去考個偵查員看看』我就又去了,然後如你所見。」

Kyle撒不了謊,他確實是嚇到了,不僅僅是嚇壞了。「Cartman……這……太厲害了。」讚美Cartman讓他感到一陣反胃,但這的確是他的肺腑之言。

Cartman奸詐地笑了。「抱歉沒聽清楚,麻煩再說一次?」

Kyle的眉頭揪在一起。「沒有第二次了。」

Cartman晃晃他口袋裡的東西。「別這樣,拜託嘛,再說一次嘛,我還來不及錄下來。」他掏出一個微型錄音機。

「不可能,Cartman,」他說道,聲音憤恨又固執,像是他九歲的時候一樣。

Cartman咧嘴一笑。「還是個倔強的小婊子。」

Kyle對他比了個中指。「你沒其他地方要去了?」

Cartman給了他一個和那天一模一樣的眼神,眼神裡強勢的味道使Kyle渾身發熱。

「我們還沒完。」他的聲音低沉;這句話介於承諾和威脅之間,Kyle發覺他莫名其妙地下腹一緊。

他毫不害臊地盯著Cartman的臀部目送對方離開,理解到自己已經在這幾天內的性幻想次數比過去六個月都要多。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也許是他喝得水有問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想當然耳,Cartman下次進到店裡的時候Kyle又剛好正在值班,下一次也是。Kyle不是每天都有排班,很自然地,他開始懷疑了。

「嘿,呃,Dwayne,你認識Cartman吧?」

「這個鎮上的人很難不認識Cartman,拜託。他是一個活生生的傳說。他真的會把父母餵給他們的小孩吃嗎?」

這是他們從孩童時期到青春期之中發生的眾多鳥事之一,Kyle一點都不驚訝。「哼嗯,我不太記得了。不過那個,他常常到這間店裡嗎?」

Dwayne停下動作想了想。他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戴著厚重的黑色眼睛和一頭比那更厚重的黑髮。「沒有吧?最近常常來倒是真的。」

這正如他期望的一樣。除了他忘不了那種感覺,每次和Cartman見面時都無法停止渴望對方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那種感覺,他比記憶中更享受每次的見面;這突然帶給他一種久違的興奮感。

Cartman又一次進到店裡,Kyle忍不住想到Dwayne說過「這是一件不尋常的事情」。

「你難道從來沒有,你知道,吃你的午餐嗎?」Kyle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噢什麼,Kyle,你正在叫我,一個死胖子,去吃東西?承認吧,在你陰險的小眼睛裡我看起來棒極了,婊子。我是個超可愛的小混蛋。」

Kyle翻了白眼。「你一點都不可愛,Cartman。」

「因為你是個愛撒謊的猶太人所以你才這樣說,如果你坦承面對自我話,你會立刻衝上來抱抱我這個小可愛的,死gay砲。」他咧開嘴笑,一邊搖頭一邊指著自己的身體。

「你想太多了,人渣,」Kyle回覆,痛恨自己逐漸發燙的臉。Cartman總是能戳中他內心的點,但這次不一樣,跟高中以前不一樣。你在高中的時候還沒發現他很性感,一個聲音在他腦內想起,他搖搖頭把這個念頭趕出腦海,這太瘋狂了,愚蠢,而他甚至沒辦法想像自己還能控制自己的慾望多久。

謝天謝地,Cartman的對講機響了。「唷,Cartman,回來的時候幫我帶一個起司漢堡。」

「為什麼你不滾出去自己買呢,Craig?」

等等,Craig?「Craig是你的搭檔?!」Kyle脫口而出。

「你他媽在跟誰鬼混,老兄?」Craig的聲音從話筒傳出。

「一個我們都認識的紅髮小辣椒,」Cartman說話時假裝甜蜜地朝Kyle扔出一個微笑,「如你所願,Craig,我會幫你帶一份沙拉回去,大概20……」

「嘿,我明明說……!」

Cartman在Craig話還沒完就切掉了通訊,嘴角彎彎,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我不敢相信Craig是你的搭檔。你恨他。」

「我恨所有人,Kyle。」

「這倒是真的,」Kyle說道,發現他們都笑出來了。他們再次陷入難以形容的對望裡,Kyle之前為此胡思亂想過的那種。

Cartman的手往櫃檯一拍,打破了這個時刻。「好吧,我要離開了,打擊罪犯,維護治安。」

「噢對,當然,」Kyle說道,感到一種近似於失落的感覺,蠢斃了。

Cartman轉身準備離開然後又轉身回來。「你知道,為了解決這個鎮上的其他破事,Craig那個混蛋和我下班後都會在Smitty那裡碰面。」

Kyle驚訝地張開嘴。這句話幾乎等同於一個詢問,而Cartman從不詢問,他總是直接命令或是咒罵。

「好的……」他懷疑地回應道,不確定這算不算一個邀請。

Cartman伸出一隻手抓抓自己的頭髮,Kyle又開始克制自己舔嘴唇的慾望了。「好的,八點見。」

然後他大步離開商店,Kyle盯著大門發呆,思考剛剛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S13E12。南方公園的居民稱呼惱人的哈雷機車騎士為fag/faggot。

**Born This Way。LadyGaga在2011年發行的單曲。

***The Twilight Zone。由Rod Serling創作的美國電視劇集。每集均為互無關聯的獨立故事,內容有不同類型,包括心理恐怖,幻想,科幻,懸疑和心理驚悚;並經常以一個可怕或大逆轉劇情作結束,同時會帶出一定的寓意。此劇因受歡迎而獲得重大成功,成為許多美國人透過此劇去認識科普小說和幻想世界的導引。

 

TBC.

评论(8)
热度(78)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