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e相關CP推,稍微偏Kyle受向但時常出意外;不管怎樣都好拜託跟我聊聊天嘛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Style/Cryle]Insidious 01

  *章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大概看起來不像,但靈感來源確實是恐怖片《Insidious》

  *style的篇幅

 

  Ike看著車窗外呼嘯而過的街景,這是一座他不認識的小鎮。Kyle——他的法定監護人,他的哥哥——坐在小客車的副駕駛座上,頭抵著車窗玻璃正有一下沒一下地打瞌睡。他們開了很久的車,才到達這座城市,Stan一路上灌了好幾瓶咖啡,Kyle偶爾會接替他的位置,讓Stan稍微休息一會兒,但這輛車子是Stan的,讓他們搬家的原因也是Stan,所以Stan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堅持由自己來駕駛。

  這座小鎮跟南方公園很相似,路上沒有太多人潮,街上沒有什麼大房子或是宏偉的建築,都是一些小商店和民宅。實際上這座小鎮離南方公園,他們三人的老家,也沒有非常遙遠。Stan和Kyle接力,馬不停蹄地移動的話也不過就是一天一夜的車程。Kyle曾經建議過他們中途可以找個旅館稍微休息一下,但Stan覺得他們不必花那個住宿費;Ike可以在後座那張舒服的兒童座椅上睡覺,至於他和Kyle,只要在車上熬一下子就行了。他們為了搬家已經花費太多,其中大部分用的還是Kyle的錢,Stan真的沒好意思繼續讓Kyle破費。

  當然他也沒好意思讓Kyle睡在車上,這只是不得已的下下之策。

  深藍色的老舊小客車緩緩駛進社區,朝著一間維多利亞式的建築靠近。這棟房子不大,從外面看起來很精緻,Kyle幾乎是第一眼就愛上它了。Stan當時還擔心房價會太高,結果出乎他們意料,這棟房子沒有比一般的民房貴上多少,甚至還低了一點。

  「OK,我們到了。」Stan輕輕踩下煞車,他的聲音把Kyle叫醒了。

  Kyle深了個懶腰,對他笑了一笑,接著看向車子後座,「Ike,新家到了噢。」

  「新家!」Ike在兒童座椅上踢著腿。

  Kyle把Ike的安全帶解開,他給了Ike新家的鑰匙,讓Ike去開門。Stan打開後車箱,把小客車上的私人物品先搬了下來。Kyle走過去要幫忙,Stan對他搖搖頭,叫他先打電話問搬家公司其他的家具什麼時候會到。

  Kyle撥了通電話過去,他在搬家公司接通前掛掉通話,因為他看見搬家公司的卡車也駛近這個小社區了。

  傢俱和行李全堆在一樓的空間裡。Stan和Kyle忙著拆開紙箱,把生活必需品擺到正確的位置上,Ike就在旁邊轉呀轉,他希望Kyle先把裝著他玩具的紙箱拆開。

  「我看到你的紙箱的時候會告訴你的,」Kyle頭也不抬地說道,「先去看看你的新房間,好嗎?在二樓,我跟Stan的房間隔壁。」

  Ike點點頭,拿著鑰匙上樓了。

  Stan和Kyle的房間沒什麼好看的,他自己的房間也沒什麼好看的,全都空蕩蕩的,差別只有大小而已。Ike一下子就把二樓繞完了,唯一引起他興趣的是在他房間到廁所的走廊上擺了一根棍子。沒有人會沒事在走廊上擺棍子。Ike把棍子撿起來,棍子的一頭刻意做成了U型的分岔,看起來很像是曬衣服用得曬衣桿。Ike四處張望,發現走廊的天花板上有一個方形的小門,他用棍子去戳那扇門的門鎖鎖頭,很輕易就把鎖推開了。喀,小門打開的瞬間,簡陋的木製斜梯咯噔噔噔噔地掉了下來,長度正好構著地板。Ike抬頭看了看,小門後的閣樓黑漆漆的,這種未知的地帶比那些空房間有意思多了,於是他爬上升降梯。梯子似乎很久沒人使用了,Ike剛踩上去,整個梯子立刻發出尖銳的嘎吱聲。

  

  Kyle從比較小的紙箱開始拆,他翻出他的筆記型電腦,同樣放在箱子裡的還有各式各樣的書籍及相簿。Stan的進度那裡正好告一段落,他湊了過來。

  「我可真懷念這個,」Stan從Kyle的紙箱裡抽走一本相簿,「現在的人都不再洗照片了,唉。數位相機,電子相簿,整個硬碟裡塞滿了你再也不會打開來看的照片……」

  「你聽起來就像我爺爺,老兄。」

  「那太糟糕了,你可不能跟你爺爺談戀愛。」Stan要去吻Kyle的臉頰,Kyle笑著扭頭躲開了,於是Stan的嘴唇最後停在Kyle的耳朵尖。

  他們打鬧到一半,二樓傳來重物砸到地上的聲響。

  「Ike!」Kyle推開Stan,兩人一前一後地衝上二樓。

  簡陋的木梯子從中間斷成兩截,Ike趴在碎木頭上,Kyle衝過去把他抱起來。夏天還沒過去,Ike穿著短袖短褲,沒有衣物遮蔽的四肢上有不少擦傷,所幸沒有骨折。他被Kyle抱著好一會兒才哭出來。

  Kyle抱著Ike去浴室洗傷口,等他們走出浴室,Stan已經把醫藥箱翻出來了,他讓Kyle給Ike包紮,自己去把木梯的殘骸清理乾淨。等到一切都安定下來了,他再弄一個新的梯子上去。

  雖然有這樣一個不太順利的小插曲,但在晚餐時間之前他們總算把大部分的紙箱都拆開了;那些必需品都放到了它們應該在的位置上,臥室和浴室也都安頓好了,等假期一過,他們就可以立刻回到工作崗位上。所有人都累得半死,他們開了一場僅僅五分鐘的家庭會議決定晚餐要吃什麼,最後Kyle靠在Stan身上,懷裡抱著Ike,三個人窩在溫暖的沙發椅裡啃著披薩外送。

  「我累壞了,」Stan盯著電視節目說道,「我可以直接睡在沙發上。」

  「你還沒刷牙呢,Stan,快起來。我一個人可搬不動你。」

  「吶,讓我一個人睡在這裡。」

  「你會感冒的,聽話,快起來。」Kyle讓Ike站到地上,試著把Stan從沙發裡拉出來。他每次以為自己要成功了,Stan就故意跌回沙發裡,「不要再這麼幼稚了!Ike都比你成熟,而他甚至才5歲!」Kyle說道。

  「Stan是幼稚鬼!」Ike附和道。

  Stan趁著Kyle再一次拉他的時候,整個人順著Kyle的力道朝Kyle的身上撲過去。Kyle沒料到他會這樣做,重心不穩,差點摔到地上。好在Stan及時拉了他一把。

  「這樣好了,我會成熟一點,乖乖上樓刷牙洗臉睡覺,但是你得先答應我,」Stan摟著Kyle的肩膀,他們靠得很近,Kyle能聞到Stan呼出的熱氣裡還有披薩的味道,「明天早上再來收這些披薩盒。」

  「什麼?」Kyle不可置信地說道,「讓這些垃圾放在這裡一個晚上?蟑螂會……」

  「噓,噓。冷靜一點,老兄,」Stan硬是扳著Kyle的肩膀,讓Kyle跟著他往樓梯走去,「不會怎樣的,好嗎?我保證。」

  於是他們跌跌撞撞地上了二樓,Stan的動作比Kyle和Ike快多,他早另外兩人一步先回到了臥室。等Kyle終於給Ike說完床邊故事,Stan已經在他跟Kyle的雙人床上睡翻了。Kyle還沒進房間就能聽到Stan的憨聲,他爬上床,鑽進被子裡頭,握著Stan的手睡著了。

 

  TBC.

 


评论
热度(84)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