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e相關CP推,稍微偏Kyle受向但時常出意外;不管怎樣都好拜託跟我聊聊天嘛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Style/Cryle] Insidious 02

  *章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靈感來源《Insidious》

  *style的篇幅

  

  Kyle Broflovski今年25歲,他和Stan從差不多19歲開始交往,可能還更早,但在兩人上大學之前彼此都沒有非常確認這段關係,畢竟在大多數的時間裡他們還只認為對方只是自己的好朋友,最好的朋友。Kyle對Stan瞭若指掌,反之亦然,而一般人很難對生活中理所當然存在的人事物保持敏感度——他們幾乎從幼稚園就形影不離。高中畢業後,Kyle和Stan分別上了不同的大學,差不多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兩人才發現每日的簡訊問候並不能滿足生活裡沒由來的空虛感,他們的生命裡忽然缺少了一個部份,這是無論Kyle修習再多的課程或是Stan多麼盡力投入社團活動都無法補足的。

  好在他們就讀的大學都在丹佛市區內,周末或是閒暇的時候還能約出來見面。

  「這部電影爛透了,」Stan說道,「很抱歉我選了這部電影,那些影評人都該下地獄。」

  「沒關係。」Kyle聳肩,他知道他們並不是真的想看電影。這只是一個藉口。

  電影已經放映完畢,散場了。偌大的影廳裡只剩下他們兩人,和出口處的服務人員。Kyle心想他們還在等待什麼?為什麼還坐在這裡?等一下該去哪兒續攤?

  「Kyle,」Stan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他轉過頭。

  Stan靠得太近了。要是Kyle沒有分心去想那些事情的話,就能發覺Stan幾乎是貼著他的耳朵說話的,所以當他一轉過頭,在發現Stan藍色的眼睛裡映著自己的臉之前,他先注意到嘴唇上柔軟的觸感。

  這個吻沒有維持很久,但也不像是一場意外那樣短暫。

  「所以,」Stan往後傾,拉開兩人的距離,「你感覺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Kyle只覺得嘴唇上溫暖的東西消失了。

  「吻,你覺得這個吻怎麼樣?」

  「呃,嗯……我不知道?」

  「再一次?」

  「再一次。」

  他們的嘴唇又碰在了一起,這次的時間長了些,Kyle感覺到Stan的手放在他的後腦勺上,於是他閉上眼睛。

  「這樣呢?」

  「我想還不賴?」

  「噢。」

  「嗯。」

  「要走了嗎?」

  「好。」

  Stan把空了的爆米花桶和可樂紙杯扔到出口處的垃圾袋裡,Kyle走在他旁邊,兩人出了電影院。

  影院外的冷空氣撲在Kyle臉上,他稍微清醒過來。

  「我……」Kyle開口,他停下腳步,Stan回過頭看著他。他看著Stan就有點說不下去了,「你先不要看我,」Kyle說道,然後Stan真的把視線移開了。

  「我覺得棒呆了。」

  「真的?」Stan的表情看起來跟他的聲音一樣雀躍。

  「真的。」他說得是實話,甚至比棒呆了更好,那個吻彷彿就是他一直缺少的東西,一直在尋找的東西,把他心裡的某一部份填滿了。棒呆了,Kyle忍不住舔舔嘴唇。

  「那我們可以……我不知道,我可以搭你的肩膀嗎?或是我們應該牽手?噢等等,我該請你吃頓晚餐,你想吃什麼?」

  「我們已經吃過晚餐了,老兄。」Kyle往Stan的方向走進一步,伸出他脫掉了手套的那隻手。

  Stan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脫掉了手套,或許他一直都沒戴著。Stan的手摸起來有點粗糙,像是剛從烘衣機裡拿出來的毯子一樣乾燥溫暖。Stan原本只是握著Kyle的手,後來他的手指不安分地沿著Kyle的指縫摩娑,於是他們十指交扣了。Kyle想到剛剛Stan的手放在自己的後腦勺,他希望Stan當時可以把手往下移一點點,用長著薄繭的指腹摩擦他的後頸,或是把手指伸進他的頭髮裡,按在他的頭皮上。他希望Stan可以再多摸摸自己。

  總之他們終於在一起了。

 

  和Stan開始交往後的幾個月,Kyle的父母告知他,他們打算收養一個孩子。Kyle想破頭也想不出他的父母哪來的衝動在這個年紀收養小孩。

  Kyle的新弟弟叫Ike,剛來到Broflovski家時還只是個小嬰兒。最初是Sheila要求Kyle每次回家都要給Ike帶禮物,後來衍生成他們之間的既定行程。面對小孩,Stan永遠都比Kyle有一套,而作為Kyle的男朋友他確實也沒有理由不陪著Kyle去挑選禮物。當他們第一次踏進嬰兒用品店,Stan推著購物車,和Kyle討論該買哪個牌子或是哪個商品,他覺得他們就像是喜迎新生命的新婚夫婦。也許Kyle也是這樣想的。隨著Ike長大,兩人從嬰兒用品店買到幼兒用品店,這給了Stan一種Ike是他跟Kyle的愛情結晶的錯覺。

  兩人畢業後在丹佛市住了一陣子,儘管他們一直不想回去,但最後還是屈於市中心高額的租金和開銷,回到了南方公園,在離他們老家有點遠但又不妨礙父母來探望的地方合租了一個大套房。

  一切都很完美,一切都很順利。

  直到他們畢業的第三年。

 

  Stan和Kyle畢業的第三年,Broflovski夫婦決定去度第二次蜜月,他們把Ike送到Kyle和Stan同居的公寓暫住;那陣子Kyle恰巧辭掉工作,一邊準備證照考試,一邊在Tweek家的咖啡店做兼職,照顧Ike應該沒什麼問題,所以他們答應了。配合兩人的時間,上午由Stan送Ike到幼稚園,下午改由Kyle接Ike回家。Stan認真覺得他們彷彿就是一家人,Kyle甚至在某天開玩笑地跟Ike說「你有著跟你爸爸一樣的藍眼睛」。

  誰都沒能想到,比准考證更早到達Kyle手中的,是Broflovski夫婦的死亡證明書,可惜那趟班機最終沒能抵達目的地。

  Stan一度以為Kyle撐不下去了,但是Kyle遠比他想像中的有能耐。Kyle安安靜靜地處理完葬禮,前往丹佛參加證照考試,然後回到南方公園辦理Ike的收養權轉移手續。他從頭到尾都很冷靜,簡直冷靜過頭了。

  收到證照考取通知的那天,Stan原本想帶Kyle去鎮上最好的餐廳吃飯,他給Ike找了個臨時保姆,開著車到Tweek家的咖啡店店門口想給Kyle一個驚喜,但是他等到咖啡店關門都沒能等到Kyel出現。

  Tweek夫婦說Kyle沒有在店裡,事實上Kyle已經辭掉這個兼職一段時間了。

  手機無人接聽,保姆接起電話說Kyle也沒有回家。Stan想了想,把車開到湖邊,Kyle就坐在湖岸休憩區的長椅上。

  Stan走到Kyle身邊,Kyle往旁邊挪了挪,讓出一個位置給Stan。Stan坐下了,一手攬著Kyle的肩膀,Kyle摸起來冷冰冰的,只有滴在Stan胸口的眼淚是熱的。他不知道Kyle坐在這裡多久了,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你應該告訴我。」

  「對不起,」Kyle帶著鼻音說道,「別跟Ike說。」

  「沒關係的,沒事了。」

  「別跟Ike說,」Kyle又強調一次,「別跟任何人說。」

  「當然。」

  「我感覺我永遠都不會好了。」

  「不會的,你會沒事的。」Stan摸摸Kyle的頭,「一切都會過去的。」

  最後他們買了墨西哥菜回家慶祝。

 

  這件事情還沒過去,Stan就被調職了。準確地說,是他工作的公司決定收掉設置於南方公園的辦公室,辦公室裡的人可以選擇接受資遣,或是改到其他的機構地點工作。Stan回去詢問Kyle的意見,他認為這不失是一個離開南方公園的好機會。Kyle列出了所有搬家必要的開支和風險。尷尬的是,Stan一直以為他可以獨力完成這件事情,但他看到Kyle列出的預算就知道他自己的存款不夠,除非他們動用兩個人共同存下來的那筆存款。他們從畢業後就一直在存錢,打算買一棟屬於他們的房子。Kyle不想動用到這筆錢,他認為這只是暫時的,他們還不確定就要在新的小鎮落腳。後來還是Kyle拿出他的個人存款,包含一部份Broflovski夫婦過世後的遺產,把大部分的金額補齊了。

  「那你的工作怎麼辦?」Stan忽然想到這件事情。

  「我已經開始工作了。」Kyle說道,他正在給Ike檢查作業,「我在家工作,所以應該不會受到影響。」

  「早知道我當年也應該主修會計。」

  「千萬不要,你會瘋掉的,」Kyle笑了出來,「只有我們猶太人可以做這種工作。」

 

  TBC.

评论(8)
热度(70)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