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e相關CP推,稍微偏Kyle受向但時常出意外;不管怎樣都好拜託跟我聊聊天嘛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Style/Cryle] Insidious 03

  *章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靈感來源《Insidious》

  *style居多/cryle

 

  有人在拉他的被子。Kyle睜開眼睛,看見Ike站在床腳處。

  「怎麼了?」他聲音沙啞地問道。

  「我不喜歡新房間。」

  「沒關係,你今天可以睡在這裡。」

  Ike往床頭走來,兩手一伸,讓Kyle把他抱到床上。他鑽進Kyle的棉被裡,腳掌碰到Kyle曲起的腿。

  被窩裡很溫暖。Ike在棉被裡翻了個身,再翻一個,又一個。他睡不著,他試著喊了幾次Kyle的名字,但他的哥哥只是很輕微地應了聲,於是Ike把棉被拉到頭頂,只留一個小縫隙讓空氣流通,他從這個小縫隙往外看出去,好像在尋找什麼東西。但在他睡過去之前什麼都沒有看見。

 

  「來,讓我們下樓去找Kyle。」Stan的聲音從二樓傳來。他的身影很快地出現在樓梯口,他牽著Ike,讓Ike踩在自己的腳背上,兩個人一小步一小步地走下樓。

  「Kyle!早餐!」Ike叫道。

  Kyle正拿著鍋鏟跟雞蛋奮鬥。餐桌上擺了三個空盤子,自從辭職之後,他的煎蛋技術已經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只要等Stan和Ike就位之後,他就能立刻把半月形的歐姆蛋捲放到盤子裡。

  「早安,懶蟲們。」

  「別這樣嘛,今天可是星期天。」Stan放開Ike,從身後抱住Kyle,給了他一個帶著牙膏味兒的吻。

  Ike爬到兒童座椅上,「我不喜歡新房間,」他又說了一次。

   「什麼意思?」Stan給他們倒了牛奶,他昨天晚上睡得太沉了,完全沒注意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新房間,」Ike說道,「我不喜歡。」

  「你只是還不習慣而已。記得你剛換新毯毯的時候嗎?就是那樣,再幾個禮拜之後就好了。」

  「不一樣!Kyle!」Ike拍著兒童座椅的扶手大叫。Kyle皺起眉頭,對他比出噤聲的手勢。

  「沒關係的,Ike。你想的話,可以一直跟我們一起睡。」Stan給他們所有人倒了牛奶,「兩天之後,你就會跟我一樣,受不了Kyle老是在半夜搶別人被子這件事情了。」

  「Stan,」Kyle用一種無可奈何的語氣說道,「你明明愛死了。」

  Stan表面上裝作沒聽到Kyle的抗議,在桌子下卻用腳趾輕輕蹭著Kyle的腿。

  這是他們之間的小秘密。在兩人開始同居之後,Stan才發現Kyle跟別人合睡一張床的話會習慣性地搶別人的被子;他還發現要是Kyle搶不到他的被子的時候(通常是因為Stan醒來了,奮力抓住自己的被子不肯鬆手),Kyle會毫無意識地轉而往Stan的方向靠過去,最後逼得Stan不得不抱住對方,或是把一隻手臂放在Kyle身上,他把這歸類成一種潛在對自己表示依賴的行為。

  某種程度而言這滿足了Stan的自尊心。Kyle實在太獨立了,他是那種一個人生活一輩子可能也無所謂的人。他與所有人保持友好但並不親密的相處模式。在跟Stan的關係裡,他多半時候都是冷靜、可靠,支持對方的那一個,當然他偶爾也會發瘋似地抱怨一件事情抱怨個沒完,但在網路發達的資訊社會,有了twitter以後,Stan感覺自己的知心姊姊地位被嚴重威脅。

 

  用完早餐,Stan把餐桌上的餐盤放進流理臺清洗,然後到客廳整理昨天的披薩盒跟飲料罐。那些披薩盒放了一個晚上,上面的醬汁都乾掉了,他不確定昨天晚上有沒有蟑螂爬過,就算有他也不會跟Kyle講。  

  Kyle牽著Ike在玄關換鞋子,周日是他們家的郊遊日。不管Stan多想賴在床上睡覺,或是Kyle有多不想走出門曬太陽,他們都得遵守郊遊日的規定,在這一天帶著Ike到戶外走走。

  「我們要去哪裡?」Ike問道。

  「公園,不遠,」Kyle整理Ike的衣領,「下周再帶你去遠足。Stan和我還有很多東西要整理。」

  「噢。」

  他們在門外等Stan結束所有工作。Ike一直盯著二樓的窗戶,Kyle沿著Ike的視線看過去,二樓只有他們的臥室和浴室,除了窗戶和牆壁以外他什麼也沒看見。

  一位年輕的女人牽著狗走過,她戴著耳機,低頭看著手機裡的訊息。那是一隻米黃色的成年拉不拉多,咧開嘴喘著粗氣,尾巴在後頭搖來搖去。Ike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過去了。

  「牠讓我想起Sparky。」Stan關上大門,手裡拎著車鑰匙噹噹作響。他走下門前的台階,蹲下身子拍了拍手,「嘿!」

  拉不拉多豎起耳朵,頭轉到Stan的位置;Stan又拍了一次手,敞開懷抱,他對無數隻狗做過類似的事情了,他就是忍不住要逗逗路上的狗。

  沒有預期的犬隻興奮的吠叫聲,或是腳掌踏在水泥地上的輕快腳步聲,相反的,那隻拉不拉多在看清是誰在招呼自己後,耳朵立刻耷拉下來,甚至往後退了幾步。

  「老兄,你對狗已經沒有魅力了。」Kyle笑著對一臉錯愕的Stan說道。

  「這只是一場意外。」Stan吹起口哨,拉不拉多還是不肯靠過來,牠甚至開始不安地原地轉圈。

  年輕的女飼主摘下耳機,「我不知道他是怎麼了,他平常不是這樣的。」

  「吶,沒關係。」Stan站起身來,「也許是因為我們是陌生人。」

  「新住戶?」

  Stan點點頭。

  「歡迎,你們會喜歡這裡的。」女人微笑,摸摸拉不拉多的頭,向他們道別後重新戴上耳機走遠了。

 

  直到他們抵達公園為止,Stan都在對這件事情耿耿於懷。

  「我還是不敢相信那隻狗不喜歡我。」Stan說道。他總是受到動物與小孩的歡迎,Kyle若是生起氣來就會拿這個取笑他,他們喜歡你是因為你們都一樣愚蠢。至於其他時候呢,Kyle嘴上不說,但Stan知道他其實很羨慕這件事情。

  「你沒辦法要求所有人都喜歡你,所有人也適用於所有的狗。」

  「吶。」Stan聳肩。

  他們在附近的攤位買了一些熱狗和灑滿糖霜的漏斗餅。Ike對甜食興致缺缺,他更喜歡公園廣場裡的那群鴿子,大部分的漏斗餅都被他拿去餵鴿子了。附近的幾個小孩子也湊了過來,Ike把漏斗餅分給他們。更多的食物,更多的鴿子。

  「也許我們該養條狗。」

  「再一條Sparky?」

  「Sparky二世。」Stan嚴肅地說道,「你知道我一直都想再養一條狗的,以前住在宿舍不能養,後來租房子也不能養,也許現在我們該認真考慮了。」

  「我不知道我們養不養得起一條狗,Stan。也許還沒這麼快。搬家花掉我們太多錢了。」

  Stan看著Kyle,默不作聲。藍色的眼睛亮晶晶的。

  「別擺出那種臉,沒辦法就是沒辦法。」Kyle推開Stan的臉。

  Stan故作悲痛地嘆氣。

  下午的陽光暖洋洋的。兩人又在公園裡坐了一會兒,等Ike手上的漏斗餅都進了鴿子的肚子裡,然後他們花了點時間逛逛商店街,太陽西沉後在連鎖餐館裡享用晚餐。

 

  「我不要回去。」Ike在後座的兒童坐椅上說道。

  「Stan和我明天還要上班,周末再帶你出來好嗎?」

  「不要!」

  「Ike,」Kyle從前座扭過頭,「要踢屁屁嗎*?」

  「不要踢屁屁。」Ike扁起嘴。

  「那就乖乖的。」

  「我倒是不介意被踢屁屁。」Stan握著方向盤,忽然拋出這句話。

  Kyle用指節輕輕地敲了他的頭。

  

  TBC.

  *就是Kyle和Ike的名對話:Kick the Baby & Don't kick the baby

  他們真的好可愛噢但這仍然是Insidious AU,請大家隨時做好系安全帶的準備;順便我已經開始在想Craig什麼時候才要出現了_(:3J_L)_

评论(8)
热度(72)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