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e相關CP推,稍微偏Kyle受向但時常出意外;不管怎樣都好拜託跟我聊聊天嘛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Style/Cryle] Insidious 04

  *章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靈感來源《Insidious》

  *style居多/cryle

 

  Stan先是摸到床墊上一片濕熱,接著被忽然灌入被窩的寒氣驚醒。是Kyle把他的棉被掀開的。雙人床上剩下Stan和那攤逐漸冷卻的液體,他眨眨眼睛,立刻也翻下床,朝二樓浴室的方向走去。Kyle正在給Ike沖水。

  「怎麼回事?」他問道。

  「Ike又尿床了。幫我拿Ike的睡衣過來。」Kyle抬起眼睛看他,難得露出憂心忡忡的表情。

  Ike安安靜靜地讓Kyle給他擦乾身體,換上乾淨的衣服。然後Kyle把Ike交給Stan,讓Stan帶著他弟弟去客廳的沙發上睡覺,他一個人去處理那張床墊。

  他們床上的棉被有一條肯定是不能用了。Stan牽著Ike,他記得Kyle當初是把棉被毛巾一類的東西放在Ike的衣櫃上面。他們沒有其他棉被了,不過還有毛毯。Stan想把衣櫃上的真空防塵袋拿下來,防塵袋不重,但似乎被東西卡住的樣子,他加重力道,防塵袋依舊絲毫不動,於是他把手指往防塵袋的底部摸索。

  「對不起。」Ike對著Stan說道。

  「嘿,小子。我真的開始有點擔心你了,遇到什麼事情都可以跟我或是Kyle說,好嗎?」Stan什麼都沒摸到,他踮起腳尖,又往更深處探索。

  他摸到一個冰冷而且柔軟的東西。

  Stan一愣,忽然間卡住防塵袋的阻力消失了,他立刻失去平衡,差點一屁股跌在地上。

  那是什麼?蛇?Stan穩住腳步,他再往衣櫃上看,那裡只有一大片灰塵。

  

  他們搬進這棟新房子已經兩個多禮拜了,Ike每天晚上都會試著爬上他和Kyle的雙人床。剛開始他們覺得Ike只是不習慣,Kyle試著強硬地要Ike睡回自己房間裡,結果Ike隔天就頂著黑眼圈在餐桌上打瞌睡。於是Kyle放棄了,愛怎樣就怎樣吧,他當這是一個過渡期。

  但是情況似乎惡化了。某個半夜,Kyle醒來時沒在床上找到Ike,他最後在Ike的房間裡,看見Ike站在兒童床的旁邊,閉著眼睛卻抬著頭,搖搖晃晃地站著。

  先是夢遊,接著是尿床。然後呢?

  「我不想去幼稚園。」Ike在吃早餐的時候說道。

  ——然後是不想去學校。

  「Ike,」Kyle放下餐具,「發生什麼事情了?」

  Ike眨眨眼睛,閉緊嘴巴。

  Kyle送Stan和Ike出門,回到房間打開筆記型電腦,檢查了信箱裡的郵件並一一回信後,撥了通電話到Ike的新幼稚園。

  以前Ike在南方公園讀的幼稚園附設在南方國小底下,Kyle和Stan老覺得尷尬極了,幾乎每次去接Ike的時候都會遇到Mr. Garrison,那位他們以前的老師總愛當著所有人的面描述Stan和Kyle從國小開始就如何地「gay for each other」。那真是夠了,他們才沒有那樣,更別說Stan曾經跟Wendy交往過而他也曾經對Rebecca動心過(雖然那已經是國小三年級的事情了並且只維持短短幾天的時間),總之他們沒有從以前就那麼gay。

  新幼稚園的規模不大,園長親自接了這通電話,他是一個聲音宏亮,身材魁武的男人;熱愛健身與參與社會議題。

  Kyle向對方表明自己的來意,「我就是想知道Ike Broflovski在學校還好嗎?」

  「Ike Broflovski?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我肯定他好極了!」

  Kyle不得不把話筒拿得遠一點,他的耳朵嗡嗡作響,「是這樣的,我只是想Ike和他的同學們處得……」

   「聽著,Broflovski-Marsh先生,」園長打斷他的話,聲音變得既嚴肅又憤怒,「沒有哪個小人渣敢在PC Principal的校園裡欺負同性伴侶組成的家庭裡的小朋友!你們能夠組成家庭是我們美國人權的一大榮耀!」

  「呃,」Broflovski-Marsh?Kyle臉頰發燙,「Ike其實是我弟弟。不過謝了。總之……」

  「沒有哪個小人渣敢這樣做!不可能!」

  Kyle在對方的咆哮聲中掛掉電話,手指放在太陽穴的位置上,重重地嘆了口氣。

 

  下午三點之前,Kyle把手頭上大部分的報表完成了。扣除中間的午餐時間,他盯著電腦螢幕將近五個小時,兩隻眼睛痛得不行,渾身關節咯咯作響。他從座位上站起來,打算活動活動筋骨,於是他把家裡的垃圾集成一個小包,出門把它扔到對街馬路上的家用大垃圾桶裡。

  丟垃圾的時候,他眼角似乎瞥到什麼東西。就在二樓,Ike房間的窗戶後面。他仔細一看,好像有個人站在Ike的房間裡。

  那個人背對著窗戶,忽然一動,走出了窗戶能見的範圍。他以為自己看錯了,但是過沒多久,那個人在他和Stan的房間裡出現了。那個人迅速地經過窗戶。

  Kyle從腳底一路涼到頭頂,他兩腳發軟,三兩步回到自己的家門口,從外面把門鎖上。用手機撥了通電話報警。

  「有人在我房子裡,」他壓低聲音,盡可能保持冷靜,「有陌生人在我的房子裡。」然後把地址報給對話那頭的事務員。他一邊拿著手機,一邊把一樓所有的對外窗也從外面關上了。雖然可以很輕鬆地從內部打開,但這樣一來他至少可以聽到聲響。

  兩分鐘的時間有一個世紀那麼長。一輛警車停在他前面的人行道旁邊。噢終於,他給兩位警察開門,讓他們進房子裡查看。

  什麼都沒有。

  一樓客廳、廚房和他工作的書房都是原來的樣子,二樓也是,不要說是人影了,連隻蒼蠅都沒有見到。

  「我發誓我真的看到了。」Kyle惴惴不安地對兩位警員說道。

  「也許是風把窗簾給吹起來了,」胖一點的警察說道,他的聲音像是被擠壓過的馬芬蛋糕那樣爛糊糊的,「或是反光,或是窗戶上有髒東西。」

  窗戶乾淨得要命!Kyle在心裡反駁,他們搬進來的第一天就把整棟房子的窗戶都擦過了,之後每個星期三他都會重新再擦一次。

  送走兩位警察,Kyle把電腦搬到客廳,眼睛時不時掃過樓梯跟二樓,他沒辦法在書房裡背對著門口工作。他肯定自己是看到了什麼人。

  他結束今天的進度,在Stan和Ike到家之前準備好晚餐。趁著Ike在客廳看電視,他把這件事情跟Stan說了。

  其實他還在琢磨著要不要說出來,是Stan率先問起的。

  「你整個晚餐都在放空,而且還把工作拿到客廳裡做,」Stan說道,他正在洗碗,「怎麼了?」

  「我……我看到有人在家裡。」

  「什麼?」Stan驚呼。

  「小聲一點!」

  「抱歉。」

  Kyle把下午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Stan說了。

  Stan看起來很震驚,他匆匆把餐具放到一旁。兩個人上了二樓,把所有對外窗,包含那個閣樓上的窗戶全都檢查了一遍,都是鎖緊的,沒有任何被破壞的痕跡。一樓也是。

  「也許我真的看錯了。」

  「我不確定,Kyle。」Stan全身都是灰塵,剛剛是他去檢查閣樓的,「你很少看錯東西。要不然我們怎麼會在一起?」

  「你挑錯時間調情了。」Kyle佯裝憤怒地說道,但藏不住聲音裡的笑意。

  他們隔天換新所有門窗的鎖,Kyle買了一個監聽器放在二樓。

 

  TBC.

  我終於讓劇情有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進展了!耶!


评论(2)
热度(58)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