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e相關CP推,稍微偏Kyle受向但時常出意外;不管怎樣都好拜託跟我聊聊天嘛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Style/Cryle] Insidious 05

  *章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靈感來源《Insidious》

  *style/cryle

 

  Stan+酒精=一個徹頭徹尾的渾蛋

  這個方程式是Kyle在Stan十歲的生日派對之後發現的,這麼多年來屢試不爽。不管是Bebe家的派對或是大學迎新,Stan只要喝了酒,最後肯定是倒在草叢裡或是門階上,對所有經過的路人咆哮。

 

  他不知道Stan是哪裡出了毛病,Stan中午打電話跟他說不會回家吃晚餐的時候,還再三保證自己不會在同事的聚餐上喝酒,因為他要開車回來。於是Kyle勉強相信了。下午去接Ike回家,吃晚餐做作業,時間越晚,他不好的預感就越是強烈。Ike上床睡覺的時間到了,他把Ike趕上床,繼續留在客廳看電視。

  終於他聽見門外汽車引擎的隆隆聲,開門聲,有人碰碰砸著他家大門的聲音。

  「嘿,Kyle,」門外的那個人喊著,「幫我開門!」

  「你不是有鑰匙嗎?」Kyle從客廳裡喊道。

  「我,呃,我有鑰匙?嗝……去你的!靠,Kyle——」

  Kyle在沙發上重重地嘆息。他把電視關掉,走到大門前,把門打開。

  門外的Stan Marsh醉翻了。

  Stan身上濃烈的酒味竄進Kyle的鼻子裡。他皺了皺眉頭,但他沒看到Stan的車。看在Stan遵守酒後不駕車的份上,他稍微氣消了。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如同Kyle預想的一樣:Stan先是抱住他然後吐了他一身(「我很抱歉!」Stan說完又吐了第二次),在玄關試著要親他(臭死了!),一路又叫又吐,直到Kyle把他按在客廳的沙發上(他一個人真的搬不動Stan),把他又髒又臭的外衣脫掉之前都像個八零年代的肥皂劇女主角一樣嗚咽個不停。

  說真的,他能做的事情就是先把Stan和周圍的環境弄乾淨(也許不是,Stan第二次吐在沙發上之後,Kyle決定放棄),然後從二樓搬毯子下來蓋在Stan身上。毛毯蓋上後Stan就安靜了,彷彿那是一個開關。

  Kyle回到二樓臥室,Ike神不知鬼不覺地又爬到他們的雙人床上。他給Ike把被子蓋好,躺在床的另一邊,關掉臥室的小燈。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睜開眼睛,除了月光照著的地方以外四周一片漆黑。他翻個身,看見Stan已經回到雙人床上睡了,背對著他。他習慣性地把手搭到對方身上,Stan似乎還醒著,反手握住了他的手。Kyle蜷起身體,額頭抵在Stan的肩頰骨上。

  「明天再跟你算帳。」他閉著眼睛說道。

  

  Stan頭痛欲裂,像是有一整支軍隊在他的腦袋裡咚咚打鼓。嘴唇和喉嚨也乾得快裂開。他的手掌放在自己額頭上,沒有發燒,他是宿醉了。

  朦朧的陽光照在客廳裡,他看了看錶,清晨六點。他還想繼續睡,但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在尖叫著要喝水,於是他從沙發上坐起來。

  Ike就站在他的旁邊。Stan爆出一陣尖叫。

  「I-Ike?你在這裡做什麼?你又夢遊了嗎?」Stan一開口就立刻遮住自己的嘴。他聞到自己嘴裡的酒臭。

  「你會離開Kyle嗎?」Ike問道。

  「我為什麼要離開Kyle?」

  「不要離開Kyle。」

  「我當然不會離開Kyle,」Stan看著Ike,「我也不會離開你,好嗎?我們是一家人。」

  Ike爬到沙發上,用力地抱住Stan。Stan也回抱了Ike,把他抱起來,讓Ike倚著自己肩膀,到廚房倒了一杯水,然後又抱著Ike躺回沙發裡。

  陽光溫柔地撒在他們身上。

 

  「我還是不敢相信。你昨天是怎麼跟我說的?『我發誓我絕對,不可能,碰任何一杯酒』,」Kyle正在煮咖啡,這是他們新買的咖啡機,「結果呢?『Kyle,我是個不守信用的酒鬼,幫我開門,因為我拿不出放在我口袋裡的鑰匙。而且我打算吐在所有的新家具上』。」

  「噢拜託,我都說過我會自己把那些家具清乾淨。」

  「那也不是你欺騙我的理由。」

  「我真的很抱歉,」Stan嘆氣,「我愛你。」

  「吶,這種時候沒用了。」

  「我愛你。」

  Kyle翻了翻白眼,「不,我昨天開始就不愛你了。」

  「我知道你還愛我,你看,你還給我開門。」

  「你叫得鄰居都要報警了。」

  「你還給我蓋小毯毯。」

  「然後你半夜跑回床上睡覺,在我起床前又帶著Ike跑到客廳沙發上去。用這種方法裝可憐。」

  「你睡糊塗了。我一直都在沙發上。乖乖地裹著你給我的小毯毯。」

  Kyle停下倒咖啡的動作。他抬起頭。

  「你沒有上二樓?」

  「沒有,我頭痛死了。現在都還暈暈的。」Stan吞下他的吐司。

  「Stan一直都在客廳。」Ike附和道。

  「噢。」

  「Kyle?你還好嗎?」

  「我有一點……不舒服。」Kyle坐到椅子上,抱著熱咖啡的手指冷冰冰的,他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結了。

  他看著自己的手,他昨天用他的手搭著Stan,然後Stan回握了他。他還記得Stan握住自己的手的時候的力道,他也記得自己把額頭靠在Stan的背上,肌膚貼著肌膚的感覺那麼紮實。

  「你看起來有點糟糕,」Stan輕輕握住他的手,「天啊,你的手好冰。」

  Kyle觸電似地把手抽了回來,「我……只是有點不舒服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他揉揉自己的臉。他需要一個人冷靜冷靜。

  Stan也許根本不記得晚上發生了什麼,他醉得路都走不好了。Ike也是,Ike怎麼可能那麼篤定Stan沒有上二樓?Ike當時睡得那麼沉。他們所有人,只有他自己是唯一清醒的那個。

  他很肯定Stan和Ike都搞錯了。

  否則半夜躺在他身邊的人是誰呢?

 

  TBC.

  我是真的很喜歡看Stan帶Ike(大聲


评论(24)
热度(79)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