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e相關CP推,稍微偏Kyle受向但時常出意外;不管怎樣都好拜託跟我聊聊天嘛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Style/Cryle] Insidious 07

  *章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靈感來源《Insidious》

  *cryle/style

 

  Kyle向Marsh夫婦道別,離開南方公園之前他去了Denny’s買快餐,打算在路上當午餐吃。上午的Denny’s沒什麼人潮,他走到櫃檯前。

  「Kyle?」櫃台人員說道,他藍色的眼睛睜得老大。

  「Kenny?」Kyle花了一點時間才認出對方,「你還在這裡工作?」

  「我一直都在這裡工作,高中肄業以後就是了,」Kenny笑著說道,「你跟Stan還不錯吧?」

  「好極了。」

  「我八歲就知道你們會走到這一步。難以忘記你們在學校餐廳裡……」

  「噢不,你別跟Mr.Garrison一樣,別說下去了。」

  Kenny大笑,他換到另一個話題,「我跟你說,Karen已經大學畢業了,我考慮辭掉這個工作,好好休息一下。但老實說我沒什麼存款,我只想來個短途旅行,到一個沒人認識我的地方徹底放鬆一個禮拜。」他對著紅頭髮的舊友眨眨眼睛。

  「Kenny,」Kyle接收到對方眼底裡的訊號,「你當然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們。我們會弄出一個空房間給你。」

  「就知道你們是我最好的朋友。」

  Kyle把家裡的地址發給Kenny,也順便發了一張他跟Kenny的合照給Stan。他和Kenny交換了一個擁抱,然後離開快餐店,迫不及待地踩下油門。他歸心似箭。

 

  Kyle想給Stan一個驚喜,回程的路上沒有在任何一間旅館停留。他只跟旅館買了短短一到兩個小時的時間洗澡和視訊。Stan的感冒越來越嚴重,他的聲音聽起來完全不像他,後來甚至說不出話來了,他無聲地答應Kyle會盡快去看醫生。視訊結束後,Kyle就匆匆回到車上,小睡一會兒再接著上路。

  車子駛進社區的時候才下午三點,Kyle把車停進車庫,他原本以為家裡會一團糟,客廳確實是堆滿了各種小垃圾,但仍然比預想得要乾淨許多。

  Kyle走進廚房給自己倒了杯水。二樓傳來Stan穿著室內拖鞋踩在樓梯上的聲音,他才想到自己忘記把Stan生病所以請假在家的可能性也算進計畫裡。

  總之驚喜算是失敗了。

  Kyle聽見Stan走到一樓客廳,打開電視機,溫柔的鋼琴琴聲從古典音樂台流出。然後Stan踩著步伐進到廚房,從Kyle的背後擁抱他,手環著Kyle的腰;Kyle把水杯放在流理台上,後腦杓靠著Stan的肩膀,身體倚著對方,兩人隨著音樂輕輕擺動。

  直到大學舞會Stan和Kyle才第一次一起跳了舞,那是一個甜蜜又笨拙的經歷。首先他們以前都是跳男步,面對面的時候老是撞在一起,後來Kyle找到辦法了,在兩人停止互踩對方的腳以前,最好的方式就是一個人的背靠著另一個人的正面這樣跳舞,反正同一套舞步,同一個節奏,於是他們真的沒在相撞過,但也沒能成功在大學畢業前讓其中一個人學會女步。

  Stan的手握住Kyle的,他們十指交扣。Kyle笑著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在Stan身上,他為了驚喜勞心勞累,現在驚喜是給不著了,但他不介意麻煩Stan拖著他去客廳。

  「我好想你。」Kyle閉著眼睛,頭躺在Stan的頸窩裡。

  「很高興你這樣想,」Stan的聲音真的聽起來很奇怪,「Kyle。」

  Kyle咧開嘴笑了起來,讓Stan牽著自己的手,把他轉了個圈。他睜開眼睛。他的笑容凝固了。

  他不認識這個人。

  他不認識這個摟著自己的人。

  Kyle張嘴卻發不出聲音,眼睛直直地看著陌生人的臉。

  他為什麼沒有發現不對勁?Stan看見他回家肯定會先衝上來擁抱他,給他一個充滿感冒病毒的吻。

  「你是誰,」Kyle的聲音比他的呼吸還輕,「放開我。」

  他們靠得如此之近,但Kyle卻感覺不到對方的吐息。這個人像是一面牆壁或是雕像,冷冰冰地看著他。

  「放開我!」Kyle咆哮起來,他試著把手從對方的手裡拽出來,沒有用,所有的掙扎都徒勞無功。他感覺對方扣著自己的手的力道越來越大,他的指骨嘎嘎作響。Kyle覺得自己的手就要被揉成對方的一部份。

  「放開我……放手!」他聽見自己聲嘶力竭的聲音甚至帶著一點懇求的味道。他沒辦法克制,渾身開始止不住地顫抖。這個人要做什麼?Kyle毫無頭緒,他只知道這個人不肯放他走,而他也許就真的要走不了了。

  放開我。放開我。放開我。放開我。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

  Kyle呼吸困難,他的世界開始天旋地轉。那張陌生的臉孔越來越近,最後停在他的正前方,他連移開視線都做不到,那雙毫無情緒的眼睛就這樣注視著他,彷彿要把他的靈魂從肉體抽離。Kyle有預感這個人——這個東西做得到。

  「放開我……」

  「不。」那個人的額頭貼著Kyle的。

  Kyle眼眶發熱。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了。

 

  Stan今天提早下班,他去了一趟藥局給自己買咳嗽糖漿,然後去接Ike,回家的路上買了速食店外帶。他們比預期的早到家。

  門前的燈是亮的,不可思議,他猜Kyle故意提早回來了。

  「看來Kyle想給我們驚喜,」Stan破著嗓子對Ike說道,「他太大意了,讓我們一起衝進去給他一個大抱抱。」

  「大抱抱。」Ike點點頭。

  Stan把鑰匙插進鎖孔,啪喀,他推開大門。

  他聽見Kyle的尖叫聲。

  他接住從房子裡衝了出來的紅頭髮的戀人,Kyle的臉比他之前見過的都要慘白,綠色的眼睛驚恐得無法聚焦。Kyle全身冰涼,整個人都在顫抖,兩隻手慌亂地揪著Stan的衣服。

  「他在那裡,他在那裡——」

  「Kyle?Kyle!你怎麼了?你還好嗎?」

  「他就在那裡……」Kyle指著客廳的方向。

 

  TBC.

评论(7)
热度(58)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