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e相關CP推,稍微偏Kyle受向但時常出意外;不管怎樣都好拜託跟我聊聊天嘛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Style/Cryle] Insidious 08

  *章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靈感來源《Insidious》

  *style的篇幅

  *稍微修改了 07 的內容(當時太累了寫出來的東西有點亂,所以重新整理了某些句子,但劇情不受影響:D)

 

  客廳和廚房的燈還亮著,Stan拿起遙控器,電視機正斷斷續續地播著古典音樂。他按下off鍵,電視機畫面扭曲了一下,古典音樂變得像是尖叫聲一樣刺耳。

  「媽的!」Stan摀住耳朵,他又按了次off鍵,室內才歸於寂靜。

  「他消失了,」Kyle朝屋內說道,他已經冷靜許多,但暫時不想進到屋子裡,「他就是忽然……消失了。」

  「這根本沒有道理。」

  「我覺得我可能瘋了。」Kyle閉上眼睛,深呼吸,「我上網查過了,房屋仲介也問過了,連鄰居和便利店的店員都問過了。這棟房子從來沒出過問題,所以最有可能出問題的人是我。先是二樓的人影,然後你喝醉那天,我……我半夜在床上醒來,看見你躺在旁邊,結果你說你沒有上過二樓。」

  「噢天啊,你怎麼沒告訴我?」

  「因為這很……可怕?這很可怕。這是我們的家,我要怎麼告訴你,我覺得有一個陌生人或是……我不知道,隨便他是什麼東西,在我們家來去自如,甚至還能爬上我們的床?我寧可當作那是一場惡夢!或是你的惡作劇!」

  「我永遠不可能這麼惡整你!」

  「我知道,我錯了!這樣你滿意了嗎?」Kyle咆哮對著Stan咆哮,然後他撇開視線,把手放在自己眼睛上,「對不起。」他輕輕地說道。

  「你的手,」Stan倒抽一口氣,把Kyle的手揭下來,「這是怎麼回事?」

  Kyle的右手手背浮現紅紫色的瘀痕,那痕跡顯然比他自己的手要大得多。Kyle看著Stan,Stan也看著他。

  「我受夠了,」Stan說道,「我不管那是什麼東西,這一切都該結束了。我們要離開這裡。」

 

  有鑑於存款確實剩下不多,他們的選擇也不多了,兩人決定在這個小鎮的另一處租個地方住。日期押得很緊,都希望能盡快離開這裡。

  Kyle再也沒有一個人在屋子裡獨處,他帶著自己的筆記型電腦到附近的星巴克工作。筆電無法負荷的工作,就等到Stan和Ike回家了他再開始處理。他還是盡量維持作息正常,儘管他時常在半夜的時候驚醒,確認Stan是不是真的躺在床上。

  這天用過晚餐之後,Kyle回到書房處理剩下的工作,他太專注了,以致於不確定Stan有沒有提醒自己時間,但等工作告一段落,螢幕顯示的時間已經將近午夜。

  客廳只剩小燈還亮著,Kyle打了個冷顫,關上電腦準備上樓。浴室在二樓的最裡面,他往浴室走去,途中經過Ike的房間。Ike的房門沒關,床頭的小夜燈發著淡黃色的光,Kyle就忽然想進去看看他弟弟睡得好不好。

  扣掉遠在其他城市的Kyle Schwartz不算,Ike是他僅剩的親人了(Stan也不算,他不一樣)。接到父母過世消息的那天,比起財產繼承他更在乎Ike的監護權問題。律師建議他把Ike送回加拿大的時候,他差點用鋼筆戳穿會議桌。

  他是我弟弟。他當時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這句話。

  「Kyle。」

  他聽到Ike的聲音,「我吵醒你了?」

  「沒有。」

  Kyle笑了,彎下身摸摸Ike的臉。

  「Kyle,」Ike說道,「我愛你。」

  「我也愛你。」

  「我也愛Stan。」

  「我知道,而且我相信Stan也愛你。我們都愛你。」

  「你可以一直留在這裡,到我睡著為止嗎?」

  「喔,」Kyle看了看手錶,反正已經很晚了,再晚個幾分鐘也沒關係,「我想沒問題。想聽睡前故事嗎?」

  「好。」

  他給Ike講了他和Stan在國小時的護蛋作業,可惜還沒說到他其實給了Stan一顆假的蛋的部分,Ike就睡著了。他垂臉親了Ike的額頭。起身離時順手把小夜燈關上。

 

  Kyle盥洗過後從浴室出來,他發現Ike房間的小夜燈又亮了。

  難道Ike還沒睡著?Kyle往門縫裡瞄了眼。

  那個陌生人站在Ike的床邊,對他比出「噓聲」的手勢。只是一瞬間的時間,小夜燈一閃,那個人影就不見了。

  Kyle把Ike抱出那個小房間,放在他跟Stan的雙人床的中間。Ike還在睡,一點醒來的跡象都沒有,這很好。他不想讓Ike發現自己顫抖得有多厲害。

  他們周末就要搬走了。

 

  TBC.

评论(18)
热度(64)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