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e相關CP推,稍微偏Kyle受向但時常出意外;不管怎樣都好拜託跟我聊聊天嘛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Style/Cryle] Insidious 10

  *章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靈感來源《Insidious》


  手機鈴聲從監聽器的音響傳出來。這個機器分成兩個部分,放在二樓走廊的那個部分是收音用的,只能接收聲音,放在一樓書房裡的這個部分則只能播音。

  「你的手機響了。」Stan在客廳說道。  

  「我聽到了,你能上去幫我看看是誰打來的嗎?」Kyle在書房裡回道,聲音有點沙啞。他從醫院回來後就沒怎麼說過話,Stan試過逗他開心,結果是讓兩個人陷入某種彆扭的沉默裡,於是這幾天他們幾乎沒怎麼說過話了。

  「我看看,」Stan跨過床邊的紙箱,咚咚咚地跑上二樓,監聽器也傳出他漸行漸近的腳步聲,「是Kenny,我幫你接起來?」他對著收音器說道。

  「謝了。」

  「小事而已,都聽……的……」

  監聽器的收訊忽然變得有點不穩,Kyle聽不太清楚Stan說了什麼,「Stan?」他從書房喊道,同時敲了敲他這裡的播音器。

  播音器持續發出細微的沙沙聲,Stan好像在說什麼話,於是Kyle把耳朵靠上播音器。

  嗶——

  「呃啊!」監聽器忽然爆出尖銳的雜音,Kyle失手讓機器掉到地板上,他右耳嗡嗡作響,耳膜的刺痛感沿著神經刺激著他的眼睛,讓他眼眶泛淚。

  「沙沙……K-Kyle……沙……」

  雜音越來越小聲,Kyle摀著右耳,等待Stan把完整的話說完,Stan的聲音被機器壓得有點尖細。

  「K-Kyle……快……」

  真的太尖細了,聽起來完全是個小孩子。Kyle覺得這個聲音有點耳熟。

  「——Kyle,快離開這裡。」

  Kyle瞪大眼睛,「Ike?」他朝播音器撲了過去,「Ike!」

  「——離開這裡。」

  「Ike,Ike!」Kyle抓著播音器衝出書房,他的小指可能踢到了紙箱,但那一點都不重要,「Ike,是你嗎?Ike?」

  「——別……離開這……別上……」播音器裡的的聲音又開始斷斷續續。

  Kyle踩上樓梯,「Ike!」他想趕在聲音消失前抵達二樓,甚至沒有心思理會Ike說了什麼。第一階、第二階、第三四五六七階……太慢了,他為什麼不能跑得在快些?最後一階樓梯就在眼前,他能看見二樓的走廊,他能看見那裡站著——

  「Kyle Broflovski。」播音器冷漠地說道。

  他看見二樓走廊上站著那個陌生的男人。

  Kyle愣在原地,彷彿全身的血液瞬間凍結了。周圍的世界彷彿蒙上一層陰影,一切都黑濛濛的,看不清輪廓。

  「是你。」

  「你還記得我。」

  「我當然記得你,」只是一瞬間而已,巨大的憤怒立刻蓋過恐懼,Kyle朝對方咆哮道,「你對Ike做了什麼?你對他做了什麼?」

  陌生的男人沒有理會Kyle的質問,他的視線在Kyle的臉上來回逡巡,「不,你不記得我了。」

  「回答我的問題!」

  「Ike……」那個男人慢慢地說道,「Ike Broflovski對你很重要嗎?」

  「他是我弟弟!他當然對我很重要!」Kyle近乎歇斯底里,「你為什麼不衝著我來?為什麼是Ike?你這個——」

  「Stan Marsh。」

  「什麼?」Kyle的腦袋一時轉不過來,然後他倒抽了一口氣,聲音發顫,「Stan呢?他剛剛也上了二樓,他在哪裡?你對他做了什麼?」

  男人沉默不語。

  「回答我。」Kyle已經沒有原先那麼激動了,亢奮的情緒逐漸退去,他開始感到寒冷,聲音又輕又不安,「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嗶——

  播音器再度發出刺耳的噪音,Kyle反射性地閉起眼睛,再睜開以後,男人連同周圍的陰影一同消失了,彷彿剛才惡夢實境根本不曾存在。

 

  Stan的聲音從臥室裡傳來,他正用手機跟Kenny說話。Kyle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才撐著發軟的兩腿往臥室走去。

  「現在真的不是時候……什麼?好吧……」Stan看見Kyle走進臥室,「你等我一下,」他把手機挪到一旁,用氣音說道,「Kenny說要來拜訪我們,他願意幫我們搬家。」

  Kyle把頭靠在Stan的胸口,全身的重量都壓在Stan身上。他點點頭。Stan笑著摟住他,往後躺到床上。

  「你想跟Kenny說話嗎?」

  他搖頭,於是Stan又把手機貼回耳朵旁。Kyle聽見Stan向Kenny道別後掛上電話。隔著針織衣物後是Stan溫暖的胸膛,血肉之下是被肋骨護著的胸腔,胸腔裡,Stan的心臟碰碰地跳著,清晰又平靜。Stan的呼吸聲也很平靜,所有關於他的事情都平靜的不可思議。

  我聽見Ike了,我又看見那個男人了。我好害怕。他還說出了你的名字。我覺得你會有危險。我該怎麼辦?Kyle在心裡想著。

  「我好累。」他最後只吐出這麼一句話。

  「很高興你今天至少跟我說了三句話,」Stan揉了揉他的頭,手指鑽進髮絲裡,柔軟的指腹貼在Kyle的頭皮上,「我不介意你就這麼直接睡過去。」

  Kyle枕著Stan的胸膛,閉上眼睛。

 

  Stan摟著Kyle,一隻手緩緩摸到床邊的電燈開關。他小心翼翼地,用盡所有努力不驚醒身上的人,啪嚓,電燈關上了,周圍陷入一片黑暗。

  這些事情Kyle都知道,他全部都知道。他還醒著。

  他不可以睡著。反正他也睡不著。

 

  TBC.

  稍微請個假!

  從今天開始到3/7我都會在地獄裡生不如此,所以這段時間不會更新,從地獄爬出來後會盡快恢復連載:P

 

评论(10)
热度(56)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