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e相關CP推,稍微偏Kyle受向但時常出意外;不管怎樣都好拜託跟我聊聊天嘛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Style/Cryle] Insidious 11

  *章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靈感來源《Insidious》

  *本章就是在跑主線劇情……沒有打情罵俏了!

 

  駕車至聖文森特醫院約需要一個半小時的車程。Kyle今天跟Stan借了車,在餐廳用過午餐後,一個人驅車到醫院。後天搬家公司就要來了,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焦慮。他需要找個人談談,同時他也需要看看Ike。

  Ike就像那天早上一樣,閉著眼睛,他的呼吸和心跳很規律。Kyle握住Ike放在被單外的手。Ike的手很溫暖。Kyle捧著Ike的手貼到自己額頭上,他閉上眼睛,感覺到自己的眼眶發燙。

  我該怎麼做呢?Ike。他在心裡想著。

  Christophe在病房裡說過的話還在Kyle的心頭縈繞,他不是很想相信那個看起來精神狀態不是很正常的陌生人,但他一方面也明白,如果搬了家後,Ike還是沒有醒來的話,那他們真的是無計可施了。而他沒有勇氣面對這種結果。

  Kyle下定決心了,他放下Ike的手,小心翼翼地把它塞進被單底下,然後走出病房。

  Christophe穿著病號服,斜著一隻腳,靠在走廊的牆上。Kyle有一種莫名的感覺,Christophe早就知道他會來,他是在等他。

  「改變心意了?小子。看來你要比那個黑毛的小娘炮要聰明得多。」

  「不,我不相信你,」Kyle皺了皺眉頭,「我只是走投無路了。」

  「對我來說是一樣的結果。」

  「它究竟是什麼東西?它想要什麼?我到底該怎麼做?你看起來似乎很清楚。」

  「給我一包菸我就告訴你。」

  Kyle翻了翻白眼,「我身上沒有菸,但我保證會給你一包菸。」

  「一條。」

  「成交。」

  「聰明,小子。」Christophe說道,他右邊的腮幫子鼓著,好像嘴裡正嚼著什麼東西似的,「第一,我不知道那狗雜種是什麼玩意兒——別擺出那個表情,我話還沒說完呢。而且這也不重要,順便回答你第二個問題,我不在乎那狗雜種是什麼玩意兒,也不在乎它想要什麼。媽的,真的別擺出那付表情,好像我是個下三濫的騙徒。我會把我知道的東西都告訴你,那狗雜種在伊拉克害死了我的戰友,不是實質意義上的死了,就像我之前說的,它取代了他。它們近似於一種,像是靈魂?惡靈之類的東西,在暗處伺機而動。它們喜歡年輕人,小孩子更好,」話鋒一轉,「小子,你有沒有過這種經驗?你記得躺在床上睡著了,但你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並不在床上,你飄移在半空中,或是在床邊,而你看向你的床,發現有一個長得像自己的人就在你的床上。」

  「沒有,」Kyle想了想,語氣更加堅定,「從來沒有。」

  「夢遊?」

  「也沒有。」

  「啊,幸運的人。」

  「什麼?」

  「它們喜歡年輕人,小孩子更好,」Christophe重複道,「你以為是因為什麼?你不會知道那種感覺。那就是靈魂出竅,我更喜歡稱之為『瀕死』。這種事情通常發生在小孩子身上,因為他們的靈魂與肉體事實上沒有連結得那麼穩定,至少不像成年人那麼穩定。那些狗雜種挑上這種孩子,趁著他們『瀕死』的時候,進入他們的身體,取代他們原本的意識。」

  「這太荒唐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閉嘴,小子。我還沒瘋,我當然知道我在說什麼。那個年輕人,我是說那個我在伊拉克的戰友,他一直到二十歲了還在犯夢遊。戰場帶給他的壓力太大了,他受不了,然後就像我之前說得那樣,他陷入了一段長時間的昏迷,軍隊本來要送他回去,但是他醒了,他變了一個人。他已經不是我原本的戰友了。沒有人相信我,但我知道,所以我把他綁起來,給他一頓胖揍……」

  Kyle驚呼,「你怎麼能肯定——」

  「相信我,小子。要是你弟弟變了,你肯定也能發現的。你的手段或許會比我更激烈。」Christophe不給Kyle否定的機會,他繼續說下去,「那狗雜種總算是招了,它本質就是那種東西,它在暗處伺機而動,抓住機會回到人間。」

  Christophe停下對話。

  「然後呢?」Kyle問道。

  「然後我就被軍隊開除了,媽的,那群婊子養得人渣。我救不了那傢伙,但我會救你的弟弟。你聽見我說的話了。」

  「我不會讓你把Ike綁起來的,我也不會放任你揍他。」

  「我沒那麼變態。聽著,我要你給我找齊四個人,算上那個黑髮的小娘炮、你和我三人,再給我找一個倒楣鬼過來。」

  「你要做什麼?」Kyle想到Kenny,這真湊巧,「你不可以綁任何人,我不允許你使用任何暴力手段。」

  「到底要我說幾次?我沒那麼變態。」Christophe說道,「噢,差點忘了,你還得給你弟弟辦出院。」他說,「我們舉辦一個降靈會,逼那個狗雜種現身。嚴格說起來,事實上是我們靈魂出竅,找到你弟弟,把他塞回他的身體裡,還可以順便痛揍那狗雜種一頓——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你不會介意。」

  「我,」Kyle深呼吸,「我必須再重新申明一次:我還是不相信你。」他看著Christophe說道,儘管聽起來更像是在跟自己說話,「這一切都太荒唐了,但我是真的走投無路了。」

  「隨便你怎麼想。我會在你準備好的時候出現。」

  

  Kyle找到Ike的主治醫生,向他表明要把Ike轉移回家的要求。主治醫生沒有反對他,Ike的狀況很不錯,而他們又檢查不出血塊或是任何造成Ike昏迷的原因。護士教導Kyle怎樣給Ike打點滴,Kyle在看見針頭戳進Ike手腕上細小的血管的時候感到一陣暈眩,和憤怒。Christophe也許說對了,要是讓他抓到那個東西,管它是什麼,他的手段也許真能比Christophe還激烈。

  醫院的護工幫Kyle把Ike和他的醫療設備抱到車裡,Ike依舊坐在他的兒童座椅上,為了避免車子行進時造成的晃動會傷到他的脖子,Ike的脖子上套了一個護頸。

  他的手機響了。是Stan。

  「Stan,」Kyle握著方向盤,他透過駕駛座上的免持器接通通話,「我還在路上,很抱歉我沒告訴你,我會晚點回去。」

  「沒事,」Stan說道,「你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回覆我訊息,Kenny說他打給你你也沒接,我只是有點擔心。」

  「我很抱歉。Kenny怎麼了嗎?」

  「吶,沒關係。Kenny說他明天就會到了。你吃晚餐了嗎?我要叫外送。」

  「還沒。就幫我點一份跟你一樣的。」

  「悉聽尊便。」

  Kyle不打算把他今天在醫院見到Christophe的事情以及Christophe的建議告訴Stan,他只和Stan說了他Ike現在在車上,要Stan在他到家之前把Ike的床整理一下。

  Stan對於Kyle忽然把Ike帶回家這件事情不置可否。

  「我以為等我們搬遷結束之後,直接把他帶到新住處是比較好的。」他笑著說道,「不過反正Kenny會幫我們搬家,給他找點事情做也好。」

  「那可有得他忙了。」Kyle若有所思地回答。

 

  TBC.

  我討厭過度章節!


评论(8)
热度(47)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