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2

*ABO設定,Stan(Alpha)/Kyle(Omega)

*幾乎所有人都是Beta(?)

*全文已完結於AO3,緩慢搬運中 

*AO3: [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2

 

  02.

  不確定事情是從哪裡出錯的,Kyle試著找出意外的起點。1月2日,他準時八點抵達辦公室,用過早餐,開始處理繁瑣的信件。Bebe跟他借了釘書針,隨口問了他為什麼在辦公室內戴墨鏡,他拿下墨鏡的時候,Tweek正好從他的隔間經過。

  「你的眼睛怎麼了?」Bebe問道。

  「Stan不小心弄的,他、」

  「他打了你?」

  「什麼?不是!」Kyle聽見杯子打翻的聲音從他的隔間外傳來,接著是Tweek的尖叫。

  「你被打了?你被Stan打了?」

  「沒有!天啊,Tweek,你安靜一點!」

  「你被Stan打了!他竟然打你!我就知道Alpha很危險、啊!」

  「Tweek!」Kyle從座位上站起來,所有人都在看他,「Stan什麼都沒做!閉嘴!」

  「Kyle被他的伴侶攻擊了!Alpha警報!Alpha警報!」Tweek推開Bebe往大走廊衝去。

  Kyle從自己的座位上跳起來,倉皇追趕抓狂的金髮同事。他在短短三秒就成為辦公室今日最佳焦點,Tweek每哀號著經過一個部門,那個部門的人就從隔間探出頭,令人不舒服的視線全落在狼狽的Kyle身上。

  「他沒有攻擊我!Tweek!」Kyle澄清道。他可以聽到同事們快速敲打鍵盤的聲音,這很糟糕,八卦是辦公室裡比咖啡香傳播得更快的東西。

  Kyle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失控尖叫的Tweek推進茶水間,一邊給Tweek遞上速溶咖啡,一邊把整件意外從頭到尾、鉅細靡遺地講了一遍,他也給自己倒了杯咖啡,從倒影中發現自己忘記把墨鏡帶回臉上。

  事情還能再更糟糕嗎?

  午休時間,兩位穿著正式西裝的執法人員來到Kyle工作的單位,要求與他見面。

 

  警察局就在附近,Kyle每天都會經過的這條路上。他曾經覺得在警察局附近工作是一件很安全的事情,也想過如果不幸遇到搶劫的話該如何報案,倒是沒有猜到自己會因為成為一件完全沒有發生過的事情的受害人而進到這裡。

  「Alpha具有攻擊行為是很嚴重的事情,」其中一位身材壯碩的男人說道,他胸前的名牌上寫著Eric Cartman,「我希望您能放下私人的情緒,好好地與我們說明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的伴侶沒有攻擊我。」

  「我明白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相信我,我們見得太多了。」Cartman瞇起眼睛,像是在回想,「可是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您不能縱容他,Broflovski先生,我可以叫你Kahl吧?我們是很專業的,絕對值得您信任。」

  「請用Broflovski先生稱呼我。我該說的都說了,那就是一場意外!」

  「OK,Kahl,我明白了,是因為我不是Omega所以讓你感到緊張嗎?」Cartman轉頭,扯開嗓子叫道,「Butters!過來!」

  ButtersStotch是個有個奶油色金髮的年輕警察,他捧著兩杯熱可可,給Kyle披上毛毯,表情似乎很難過。

  「可憐的小東西。」Butters說道,「您什麼都可以跟我說,作為一名Omega,我完全理解您的感覺。」他誠懇地望著Kyle,「他有強迫您與他發生性關係嗎?」

  喔天啊。Kyle裹著毛毯,看著眼前的熱可可,在內心嘆了口氣。

 

  對Stan來講,這絕對是他人生裡最莫名其妙的一天,直到中午以前,他還像往常一樣在體育場受訓,接著Al教練把他單獨叫到辦公室。

  「Marsh,儘管橄欖球確實是非常激烈的運動,但我們絕對不提倡暴力行為。」

  Stan滿臉疑惑。難道剛剛訓練出問題了嗎?

  「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球員之一,我不相信你會做出這種事情,但在判決出來以前,我希望你能在家裡好好思考。Marsh。」

  「什麼?」

  「我放你三個月的長假,你可以收拾東西離開了。」

  Stan徹底搞不清楚狀況,他還想跟Al教練理論,門外卻走進兩位警察,要他站起來跟著他們離開。警察沒有留給他任何時間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他的錢包和手機在搜身的時候被直接沒收了。Stan原先以為這是球隊的劣質惡作劇,但他很快就明白自己是陷入一場莫名其妙的麻煩裡,他被押到警局裡,就像影集裡那種有著單向玻璃窗的審問室。連上廁所都得被監視。

  「你完全可以保持沉默。看在上帝的份上,你最好閉嘴,什麼都別說。」壯碩的警官踢開審問室的門,他的臉上還沾著花生粒和巧克力醬,「雖然很不情願,但依照程序我還是得先向你自我介紹,我是Eric Cartman,這個案子的負責人之一。」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閉嘴!」Cartman往桌面一拍,Stan被嚇了一跳,但他很快又回過神來。

  「聽著,我已經被關在這裡整整四個小時了,我有權利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脾氣很差啊,Stan Marsh。」Cartman摸摸看看自己的手指甲,好像裡面藏了什麼汙垢,「我猜你在家裡就是這樣吧?嗯?恐嚇脅迫自己的Omega?做為一個Alpha讓你覺得高人一等嗎?」

  「什麼?Kyle怎麼了?」

  「你開始害怕了?是怕你的伴侶把你的所作所為說出來嗎?」

  「我只是想知道Kyle發生什麼事了!」

  「收起你那張假惺惺的臉。我告訴你,Stan Marsh,我媽也是Omega,你們Alpha噁心的嘴臉我已經看了一輩子了,現在想起來還會做惡夢。所以你要嘛閉嘴,要嘛乖乖挨我幾拳然後閉嘴。」

  「我要見Kyle⋯⋯操!」

  Cartman真的往Stan臉上招呼了一拳,Stan全身的肌肉繃緊,作為Alpha,遭受攻擊時立刻反擊是他的本能。他幾乎要從椅子上跳起來,與面前無禮的警官扭打。

  「來吧,證明給我看。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就是用這種表情襲擊你的Omega?他當時看起來怎麼樣?他嚇傻了嗎?這讓你覺得很有優越感,但你還是給了他一個教訓對嗎?」Cartman指著自己的左眼。

  Stan馬上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那是一場意外!」他吼道。

  「我也覺得那是一場意外。你原本沒想到要打在他臉上的,是嗎?你知道你哪裡做錯了嗎?」Cartman幾乎貼在Stan的面前,「你打了他,就不應該讓他出門。這樣一來搞不好還能隱瞞幾年。」

  「我,永遠,不會,打他。」Stan咬牙切齒地說道。

  「好像我會相信一樣。」

  Stan還想解釋,Cartman又往桌上一敲,舉起拳頭示意他閉嘴。Stan氣到牙癢,他絕對可以暴揍對方一頓,但他不能。他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有多嚴重。

 



评论(4)
热度(28)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