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3

*ABO設定,Stan(Alpha)/Kyle(Omega)

*幾乎所有人都是Beta(?)

*全文已完結於AO3,緩慢搬運中 

*AO3: [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3

 

  03.

  Kyle是被Butters開車送到家的,他在南方公園的老家,不是跟Stan共同使用的那個公寓。

  所有他在警車上意想過的最慘烈的狀況都具現化了,Broflovski夫婦就在大門口等他,旁邊站著Ike。Kyle捏著毛毯上的熊熊刺繡,他的胃開始抽痛。

  「那個熊熊是我縫上去的!」Butters在駕駛座上說道,「希望它能讓你感覺好點。」

  事實證明那隻熊一點用都沒有,當Kyle糾結著走下警車的那一剎那,Sheila發出一陣高亢的尖叫聲,衝下門廊,緊緊地抱住他。她一看見Kyle的左眼就開始落淚,Kyle從母親紅腫的眼眶推斷,她已經哭了一整天了。

  「我可憐的寶貝,他怎麼能那樣對你呢?我就不該讓你們結婚的,天啊,我當初就不該讓你讀普通高中,不不,當初就不該讓你唸那間幼稚園……」

  「媽,」Kyle試著安撫Sheila,「Stan沒有打我,那真的只是意外。」

  「我們不要提他!」Sheila歇斯底里地叫道,「Ike,幫你哥哥提行李。我可憐的寶貝嚇壞了,媽媽現在就給你弄晚餐。小乖乖,先到餐廳坐著好嗎?還是你就想在房間吃?」

  「我不餓。」騙人的,他連午餐都沒吃,就只在警察居喝了那杯熱可可,在警車上餓得兩眼發昏。但他迫切地想要遠離情緒崩潰的母親。

  「沒關係,媽媽把晚餐送到你房間。你想吃再吃就好了。」

  趁著Sheila還沒上樓,Kyle連忙打開自己的手機和電腦,前幾則通知都是都是同事的慰問訊息(Tweek理所當然傳了幾十封訊息給他,其中有九成都是重複的訊息),他往下翻了翻,Stan沒有傳來任何消息。他正想播電話出去,Sheila就敲門了,她真的弄了晚餐,端到Kyle房間裡,臨走之前抱著他用力地親了親,然後不顧Kyle的反對,沒收了他的手機。

  

  新年第二天就在警局裡度過又失業的Stan簡直身心俱疲,剛被揍過的左臉還在微微抽痛,他被Cartman盤問到晚上十一點多,終於是被放出去了。他又餓又累,而且無法思考。他想打給Kyle,只是聽聽對方的聲音也好,但他一拿出手機,就被滿屏的訊息通知嚇得魂飛魄散。其中一些是來自他同事的謾罵和質疑,和他父母近乎每小時兩三通左右的未接來電。手機電量被這些通知整得剩下不到10%。

  Kyle沒有回到他們的公寓,手機關機。Stan推開公寓的門,給Kyle發出簡訊後,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他給手機充電,隨便洗了澡,躺在雙人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嘟嘟——嘟嘟嘟——

  突如其來的鈴響把Stan的意識拉回現實,這是支陌生的電話。他現在沒有心情應付陌生人,就順手掛掉了。

  嘟嘟——嘟嘟嘟——

  手機又努力不懈地響了起來。

 

  對於自己哥哥好像被伴侶毆打這件事情,Ike倒是沒有他們母親那樣緊張,雖然他還是從外地趕了回來,並且同樣地震驚於Kyle瘀青的眼眶。但當他的哥哥爬窗進到他房間,情緒暴躁地問他借手機使用的時候,他很快地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Kyle用Ike的手機撥了幾次電話,皆無回應,他失去剛開始的氣勢,整個人癱軟下來,疲憊地揉揉自己的臉,把手機還給弟弟,又從窗戶離開了,回去自己的房間。

  他的房間從以前到現在都沒什麼改變,自己從小睡到大的單人床對比他們公寓裡的那張要小得多,但也許是因為Stan不在的關係,他反而覺得這張床大得可怕。房間裡也太安靜了,時鐘指針搭搭地響,外面風聲呼嘯,偶爾有人駕駛車輛經過。Kyle有股衝動,不如他就這樣偷偷跑出家門,像他小時候偷偷溜出去跑到Stan房間一樣,直接回到丹佛,跑回他們的公寓裡。

 


评论
热度(17)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