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4

*ABO設定,Stan(Alpha)/Kyle(Omega)

*此章有一點點bunny

*幾乎所有人都是Beta(?)

*全文已完結於AO3,緩慢搬運中 

*AO3: [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4


  04.

  Stan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他其實並沒有怎麼睡,只是整個人還很昏沉。當Marsh夫婦的聲音從話筒的另一端傳來的時候,他徹底清醒了。他聽見他的父母在吵架,Sharon並不相信她的小Stanley是一個情緒失控的暴力份子,Randy則「對於自己養出這樣的兒子這件事情感到非常愧疚,已經想好怎樣跟社會大眾道歉了」。

  「爸,媽。」Stan扶著額頭說道,「這就是一場誤會,我沒有對Kyle動手,我們很好。」

  「喔?你覺得你們很好?Sheila都快拆了我們家了!Gerald還想主導這場官司然後大賺一筆呢!」

  老天在上,他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他爸的瘋言瘋語,「我會把這件事情解決的,爸。」Stan有氣無力地說道,雖然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Stanley,媽媽相信你。」Sharon搶過話筒,「就算你真的動手了也沒有關係,媽媽會想辦法的。」

  「我都說了我沒有動手!操!」Stan吼道。

  「向你媽媽道歉!Stanley!」

  Stan發出夾雜頹然與憤怒的哀嚎。

 

  Kyle搞不懂那兩位警察為什麼會在他家吃早餐。Cartman至少吃了三個貝果,而且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Butters倒是沒怎麼吃,他全心全意地安撫Sheila的情緒(Sheila看見日報頭版後就又開始哭了),陪著Sheila忙進忙出,還能抽出空給Cartman的貝果抹果醬。

  餐桌上擺著南方公園日報,報社的總編輯Jimmy Valmer是個認真負責的人,可能過於認真負責了,他和Stan的事情在事發不到24小時候就佔了小鎮新聞頭版的其中一個篇幅。這大概也要歸咎於南方公園本身就沒有什麼要緊的新聞好報,Alpha的暴力行為和Omega遭受暴力行為分別是兩個受到記者喜愛的題材,而很不幸Stan恰好是Alpha,他又剛好是Omega。天造地設的新聞寵兒。

  「我向您保證,Broflovski女士,我們一定會讓那個野蠻下流的Alpha受到正義的制裁的。」

  Kyle幾乎克制不住想把手上的熱牛奶直接淋在Cartman頭上的衝動。

  「我們已經替Kyle向公司請好假了,」Butters乖巧地說道,「至於您提出的,提交保護令的部分,我想今天下午就可以發下來了,畢竟社會有責任善待且保護所有的Omega。」

  Kyle被牛奶嗆到,「什麼保護令?」

  「我給你申請的。喔我可憐的寶貝,不用怕,那小子再也不能碰你一根寒毛了。」

  「媽!」Kyle震驚地叫道,他有很多話想說,但不管是哪句似乎都會造成反效果。

  「我不明白你怎麼還這麼不清醒,寶貝。你一向很理智的。」

  「您太猴急了,Broflovski女士,」Butters給Sheila倒了杯茶,「以我們過去的文獻來看,部分的Omega會基於本能和情感因素維護自己的Alpha,因此就算有受到暴力對待的證據,案件也很難成立。」

  「不過不要緊,我們會有辦法的。」Cartman吃下第五個貝果。他信誓旦旦的語氣讓Kyle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Cartman和Butters的分工很明顯,他們分頭行動,分別負責一個當事人。Kyle不知道Cartman會怎樣從Stan那裏套出他想要的證據,他這裡倒是快被Butters給煩死了。

  「我沒有其他意思,但你就沒有其他個案需要關切嗎?」

  「事實上,沒有。」Butters跟在Kyle的屁股後頭,「我們的轄區這幾年都沒有出過任何類似的案例。這可是我們社會的一大進步。」

  「我的天。」

  「Kyle,你有一份體面的工作,正經的社會地位,你的個體價值不會因為失去伴侶Alpha而降低。」

  「很高興你有這個認知。如果你觀察力還能再好一點的話,你可能還會發現,我比你高一個頭,每周去三次健身房,其中一次是去上自由搏擊課程。如果你見過Stan,我們兩個其實身材是差不多的。」

  「這就是問題所在,他會用這樣的理由脫罪的。」

  「……」

  Kyle用力地踢了路邊的碎石頭,他原本想去T-Mobile弄支新手機和號碼,但他根本甩不掉Butters。

  「Kyle!」

  有人在叫他。Kyle循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Kenny!」他和金髮的男人交換一個擁抱。

  「我看報紙了,真讓人難以置信,所以,這是真的?」Kenny攬著Kyle肩膀,「你傷成這樣,那Stan還活著嗎?」

  「去你的。」

  「你還帶新朋友回來?」

  「他不是我朋友,」Kyle嘆了口氣,「Kenny,這是Butters。Butters Stotch,我案子的負責人之一。警察局的人。」

  「很高興認識你。」Kenny向Butters伸出手,「Kenny McCormick。Kyle和Stan的第三者。」Kyle馬上往他肩膀揍了一拳。

  Butters兩眼發直,盯著Kenny的臉。

  「Butters?」

  「噢、嗨。很高興認識你。」Butters握住Kenny的手。

  「OK……?」Kenny和Kyle互看了一眼,Butters好像沒有要放開他的手的意思。

  「Butters?嘿,Butters,」Kyle拍了拍Butters,「你還好嗎?」

  「什麼?喔,我很好。」Butters鬆開手,但視線依舊放在Kenny身上,「我們剛剛說到哪了?你好,我是Butters Stotch。」  

 


评论(2)
热度(12)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