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6

*ABO設定,Stan(Alpha)/Kyle(Omega)

*此章有一點點bunny

*幾乎所有人都是Beta(?)

*全文已完結於AO3,緩慢搬運中 

*AO3: [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6


  06.
  「Kenny,這裡是五十塊錢。麻煩你用這筆錢帶Butters去吃飯,吃越久越好。剩下的錢就當作是你的小費。」
  「五十塊錢。你真的快被逼瘋了。」
  「很高興你能夠理解。順便借我你的手機,」Kyle傻愣愣地看著Kenny交給他的黑色機體,「現在還有人用按鍵式?不是吧。」
  「不用拉倒。」
  Kyle嘆氣,「希望我還記得怎麼用。」
  這個計劃很簡單,Kyle告訴Butters,嘿,上次你在南方公園見到的我的朋友,Kenny,想約你去吃午餐。我嗎?我不要緊的,我就待在家裡,哪都不去,看點電視或是報紙什麼的。我很好,家裡很安全,不會有問題的。然後只要Butters按照他的計劃踏出他家,他馬上就要用Kenny的電話打給Stan。
  倒數,三、二、一。Butters關上門離開了。

  Kyle笨拙地翻出Kenny手機裡的電話簿,螢幕彈出等待接通的畫面,他屏氣凝神。
  「Kenny?Kyle回到南方公園了嗎?他在你那裏嗎?」
  「Stan,是我。」光是聽見Stan的聲音就讓他鼻酸,「你還好嗎?」
  「Kyle?Kyle!你還好嗎?」
  「我很好,」這是實話,「你聽起來糟透了。」這也是實話,Stan的聲音嘶啞,聽起來疲憊不堪,Kyle懷疑他正在喝酒。
  「我他媽糟透了,天啊。我不知道,他們每個人都懷疑我。沒有人願意聽我說話,我每天都得到警局報到,那個王八蛋——」
  「他對你做了什麼?」Kyle想起Cartman對Alpha不正常的敵意,「他打了你?」
  「呃。」
  「……他真的打了你?」
  「嘿,冷靜點。沒什麼大不了的。」
  Kyle渾身氣得顫抖,「他竟敢?那個垃圾狗雜種!我要殺了他!操他的!」
  「嘿,嘿,別激動。我不想談他。」
  「那就別談。」Kyle閉上眼睛,「我好想你,Stan。」
  「我也是。天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們還能再見面嗎?」
  「我現在就想見你,都怪Kenny買不起智慧型手機。我正在想辦法說服我媽,她整個人……就像你記得的那樣,完全聽不進我說的話。她還沒收了我的手機,然後我家的舊電腦裡所有的通訊軟體都他媽需要手機驗證才能登入。」
  「你對手機的依賴遲早會毀了你,我之前就說過了。」
  「閉嘴吧。」Kyle笑了,「你有好好照顧我們的公寓嗎?」
  「呃,」Stan侷促地說道,「我想是沒有,它目前有點糟糕。」
  「沒關係,等我回去之後再一起處理吧。我發現你把推特帳號刪掉了,為什麼?你根本不常用。」
  「說來話長,我本來想用推特聯絡你的,但我收到很多騷擾訊息。糟透了,dude,竟然有人專程告訴我怎樣……天啊,我說不出來。」
  「告訴你怎樣教訓不聽話的Omega嗎?」
  「你怎麼能說出口!Dude,噁心!」
  「我現在就在推特上,很不幸,我發現了一個叫做『standforstanley*』的主題標籤,裡面的發言還滿有趣的。看起來你有很多狂熱的愛慕者呢。」
  「同意,而且我要被他們害死了。」
  「不同意,你最狂熱的愛慕者會拯救你的。」
  「喔,是嗎?」Stan揶揄道,「我最狂熱的愛慕者再過幾天就要發情了,他的Alpha卻不在他身邊,他是自身難保。」
  「操你,你這可憐兮兮的Alpha。」
  「我的榮幸。」
  「混蛋。」
  Stan吸了吸鼻子,「Kyle,」他帶著鼻音說道,「我愛你。我真的好想你。」
  「我也是,」Kyle放輕語氣,「我也愛你。我會想到辦法的。」

  城市小炒餐廳過去二十幾年來始終如一,整個用餐區瀰漫著一股油煙味,但作為南方公園裡唯一一個中式餐廳,它還是挺有競爭力的,至少用餐時間的人潮還挺多。
  「你喜歡中國菜嗎?」Kenny問道,「還是你更喜歡速食店?」
  「沒關係。我沒吃過中國菜,讓我試試看吧。」
  「你不知道你錯過了什麼美味。」Kenny故作誇張地搖頭,「我在這裡工作過一段時間,這裡的炒麵很不錯。」
  他們點了兩份炒麵套餐,挑了個相對安靜的角落位置坐下。
  「嘿,Butters。」Kenny勾起一邊的嘴角,「我一直想好好認識你。」
  「噢。」Butters露出靦腆的笑容,「好、好的。你想知道些什麼?」
  「Kyle說你也是Omega?無意冒犯,」Kenny快速回想自己看過的所有肥皂劇,「我只是想知道,像你這樣的Omega怎麼會想進警局工作?不要誤會,我不是說你無法勝任的意思。」
  「我、我只是想盡我所能地幫助其他Omega。」
  「你肯定是受到了什麼事情的啟發,」Kenny說道,「你願意再多說一點嗎?」他誇張地摀住自己的嘴,「對不起,我肯定嚇到你了。原諒我,只是我幾乎沒見過Kyle以外的Omega,你知道的,Omega和Alpha都太稀有了。我肯定是非——常——幸運,才能有機會跟你一起吃飯。」
  Butters臉頰泛紅,「沒有你說得那麼誇張。」
  「你太謙虛了,」Kenny笑著說道,「我是真的想更了解你。」
  Butters不知道Kenny身上是有什麼魔力,讓他完全無法思考,可能是Kenny笑起來很好看的關係,也可能是Kenny對中國菜瞭若指掌。他相信應該是前者。

评论
热度(16)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