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7

*ABO設定,Stan(Alpha)/Kyle(Omega)

*幾乎所有人都是Beta(?)

*全文已完結於AO3,緩慢搬運中 

*AO3: [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7



  「五小時?你們到底說什麼能說這麼久。」

  「不關你的事。而且我會幫你付電話費的。」Kyle回答。

  「好吧,進入正題。沒有白白浪費你的五十塊錢,我從Butters那裡問到了很有價值的東西,」Kenny收起自己的手機,「Butters告訴我,Eric Cartman挖出了Stan在中學打架的那次事件,他想靠著這點給Stan安上危害公共安全的罪名。」

  「他瘋了!Stan也就只失控過那麼一次!他想做什麼?讓Stan被隔離管束嗎?」

  「加上Clyde指控Stan高中的時候在餐廳主動毆打他,和你這次意外的話,一共是三次。」

  「Clyde那個蠢蛋!」Kyle把手裡的筆砸向牆壁,「那次是我先動手的!」

  Kenny吹了聲口哨,「估計他們不相信你一個Omega能有什麼能耐。說實話,Kyle,要不是因為我認識你們,我也會相信那則新聞的。」

  Kyle沉默了一段時間,「我還是搞不懂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這真是太瘋狂了。」

  「這整件事情一直都很瘋狂。」Kenny說道,「你們該怎麼辦呢?如果Eric Cartman真的這樣做的話,真的會一發不可收拾的。」

  「事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

 

  自從Kyle被送回家已經過了五天了,Sheila知道他的小寶貝心情肯定非常低落,這幾天的時間裡,Kyle幾乎都不怎麼說話,晚餐時間也不踏出房門。以至於當晚上六點,她準備好晚餐,就像前幾天一樣正要把Kyle的份放進餐盤裡,親自端到房間門口的時候,被主動走下樓梯的Kyle嚇了一跳。

  「Kyle,你還好嗎?」

  「我好多了,媽,」Kyle走上前,接過母親手裡的餐盤,「我今天下樓吃飯。」

  Broflovski一家的晚餐跟Kyle印象中的一樣,他的父母在餐桌上交換一天的見聞,和對於時事的意見,Ike埋頭吃飯,時不時滑個手機。這不是他的錯覺,他知道Sheila和Gerald都在偷偷看著自己,小心翼翼地避開某些話題,或是尋找提出某些話題的好時機。

  加油,Kyle告訴自己,勇敢面對你媽。

  「媽,爸。」Kyle開口,他的父母立刻停下動作,四隻眼睛全釘在他身上,連Ike都放下手機了,「我想見Stan。」

  「不行!」Sheila尖叫道,「Kyle,我已經幫你申請好保護令了,他沒有機會再——」

  「媽,媽!我知道,」Kyle用他自從青春期後就再也沒有用對父母用過的,惶恐害怕的表情看著Sheila,「我已經想清楚了,Stan打了我,所以,」Sheila又發出一陣尖叫,Kyle深呼吸一口氣,「所以我決定對他提出告訴了。但在那之前,我還是想見他一面。如果有你們陪同的話就更好了。」

  「我不知道?平常日的話我要上班,我們最近……」

  「Gerald!」Sheila斥責她的丈夫,「我們當然有空。小寶貝,你還有需要什麼嗎?」

  「我很害怕,媽。我希望Butters跟Cartman也能出席。可以嗎?」

  「沒問題,我相信他們也非常樂意的。」

  「謝了,媽。」Kyle起身,給了Sheila一個擁抱。

  這頓晚餐讓Sheila心情很好,她的寶貝終於想清楚了。她撥了通電話給Eric Cartman,基於禮貌,她也聯絡了Marsh夫婦。

 

  Stan逐漸習慣每天三小時在警局接受精神摧殘的生活,他學會裝傻,看著天花板發呆,無視周圍的咆嘯聲或是各種原因造成的巨響,正當他開始覺得自己能藉著激怒Cartman從而找到樂趣的時候,Cartman忽然就不生氣了。Eric Cartman在腋下夾著一個黃色公文封,慢悠悠地走進審問室,他不急著坐下,先是笑吟吟地拍拍Stan的背,親暱地彷彿他們是一對相識甚久的好哥兒們那樣。

  「想一起吃個午飯嗎?我請客。」

  「不想。」Stan說道,「不要碰我。」

  「真可惜,我想說這至少能讓你沒那麼難過。」

  「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

  「我是真心勸你邊享受美食邊聽我說,不過既然你這麼猴急的話,那我就直說了,」Cartman刻意放慢腳步,繞到Stan身後,兩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Kyle Broflovski提出告訴了,他要求終止你們的關係。」

  Stan嗤了一聲,「你騙人。」

  「我沒有騙你,」Cartman把公文封裡的資料攤開在審問桌上,「我想你應該還沒野蠻到不識字吧?」

  白紙黑字的文件在燈光下刺眼異常,Kyle的手寫簽名直接烙進Stan眼裡,疼得他眼眶泛淚。他全身上下的所有細胞都不相信Kyle會這樣做,但這確實是Kyle的字跡,他的第一筆會下得低些,接著才往上書寫,形狀就像一個「^」。

  「我想你今天應該沒帶筆出門,我借你吧。」Cartman抽出自己胸前口袋裡鋼筆,「來。」

  「我不簽。我要見他,」Stan試著讓自己聽起來很冷靜,「他絕對不是自願的。」

  「好啊。」Cartman收回筆,他答應得異常爽快,彷彿就在等Stan這個要求,「Broflovski女士說Kyle也願意見你,他會在現場提出指控書——為了安全起見,是在Broflovski夫婦,我和Stotch佐警的陪同下,也許還有其他人。到時候肯定很熱鬧。」

  「去你的。」

  Cartman打開審問室的門,對Stan做了一個「請」的動作,「我會再通知你時間的。到時候別忘了帶筆。」

 


评论(9)
热度(13)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