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8

*ABO設定,Stan(Alpha)/Kyle(Omega)

*幾乎所有人都是Beta(?)

*全文已完結於AO3,緩慢搬運中 

*AO3: [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8


  08.
  「操你,Kenny,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Stan吼道,「Kyle在哪裡?讓他聽電話!」
  「也操你,Stan Annoying Marsh,我不是你們的傳聲筒!」
  「我很抱歉,」Stan降低音量,但語速依然又急又快,「真的很抱歉,Kenny。Kyle在你那裡嗎?」
  「我剛剛才下班,我想他這個時間應該在家吧。怎麼啦?」
  「我不想說。」
  「拜託,Stan,放下你可笑的Alpha自尊。如果你需要幫忙,就得把困難說出來。」
  Stan深吸一口氣,「這個案子的負責人,今天給了我一份協議書,是關於……Kyle決定中止我們之間的關係。」
  電話另一頭的Kenny聞言立刻笑了出來,「不可能。」
  「我也這樣想,可是那份協議書上有Kyle的簽名。」
  「你確定你沒有看錯?我看了超多的探案影集,警局模仿筆跡的功力真是一流的。如果你們說的那個Eric Cartman警官真的這麼恨你,我想他也不介意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對付你。」
  「我說不上來,我只是很不安,」Stan說道,「我說我不相信這堆狗屁,除非Kyle親自跟我說,我才簽名。那渾蛋好像知道我會這樣要求一樣,他說Kyle他媽媽已經安排好了。後天,就在局裡。」
  「靠。Kyle他媽媽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Kyle什麼都沒跟你說?」
  「我們昨天見面的時候他看起來很正常,只是有些累。不過我想你們兩個最近都挺累的。」
  「身心俱疲。」Stan有氣無力地說道,「我先掛了。拜拜。」
  「拜。」
  Stan陷進沙發裡,手機從他的手中滑落,掉到灰色的客廳地毯上。Kenny發了簡訊來,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會再通知你,Stan僅僅是瞄了眼,整個人還是維持癱倒在沙發裡的姿勢。這張沙發是他跟Kyle一起買的,不止這張沙發,這個公寓裡的所有東西,都是他們的共同財產。雖然Kyle這幾天都不曾踏進過這裡,Stan還是能依稀聞到Kyle的味道。過去的他愛死這種感覺了,他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故意擠到Kyle身邊,讓Kyle笑著推開他,然後兩個人一起滾到地上,或是無視Kyle的掙扎,與他擁抱、親吻,度過一段纏綿的時光,就算什麼都不做,僅僅是能碰到Kyle就讓他感到幸福無比;而現在的他什麼做不了,只能在這一片令人懷念的氣味中用酒精麻痺自己。
  才分離一周左右,他就快要受不了了。那些人怎麼可以這樣,他們憑什麼這樣。
  Kyle怎麼可以這樣對他。Kyle。Kyle。

  嘟嘟——嘟嘟嘟——
  手機響了。
  Stan從沙發上坐起來,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落在地上手機的手機持續不斷發出惱人的鈴響,他隨手接了起來,「嗨,」他差點認不出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活像是生吞了十噸沙子那樣乾澀。
  「Stan?」電話那頭的人也遲疑了一下,「是你嗎?」
  「Kyle!喔天啊,謝天謝地,你拿回你的手機了?」Stan覺得自己好像破音了,但他不在乎,「你現在在哪裡?那個簽名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
  「Stan,一件事情一件事情慢慢來,好嗎?」
  「好,」他鼻頭發酸,「怎樣都好。」
  「首先,這是Ike的手機。再來,我現在在家,我在我房間裡。最後,」Kyle簡短地說道,「那個簽名是真的。」
  Stan渾身冰冷,「為什麼?」
  「你知道Eric Cartman要用公共危險罪來辦你嗎?中學那次事件,還有Clyde那個白癡那次,和我們這次。整整三次的攻擊行為,我保證他還能挖出或是捏造出更多,Stan,我不能冒著讓你被隔離管束的風險,如果法院判定你很危險,你這輩子就再也不能回歸社會了。」
  「所以,就是這樣了?」Stan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要發顫,「你甚至沒有先和我討論過。」
  「這根本就沒有什麼好討論的,我沒有選擇。我媽——」
  「不是你,是我們!」Stan嘶吼著打斷Kyle的話,「你為什麼沒有問過我?去他媽的回歸社會,這整件事情就是一團狗屁,操他的!」他的怒吼混雜著哭腔,「你甚至不願意去爭取!如果我們努力過了,結果仍然如此那我也就認了。可是你不是,你憑什麼就這樣決定所有事情!去你的!」
  「你根本不懂,我媽絕對不會——」
  「這跟你媽沒有關係,只有『我們』!從來都只有『我們』!哪怕只有一次,你有考慮過『我們』嗎?就只考慮『你和我』,」Stan哭著說道,「還是對你來說,放棄我就這麼容易嗎?」
  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Stan上氣不接下氣的抽泣聲,和電磁波的低鳴。他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他也不在乎。Kyle沒有把電話掛斷,儘管Stan並不期望伴侶的回答,他憤怒又無力,還有絕望。
  「我從來,」Kyle終於說話了,聲音微弱,近乎不可聞,「就沒有想過要放棄你。」
  「Kyle……?」Stan強迫自己屏住呼吸,止住哭泣。
  空氣凝重得令人窒息。Stan感覺自己宛如置身深海。
  「你怎麼可以這樣想?」Kyle說得很輕,「你膽敢這樣想。」
  「Kyle?」Stan驚慌失措,差點握不住手機,「噢天啊,你在哭嗎?」他拼命把耳朵往聽筒的位置湊過去,恨不得自己能穿過聽筒,像早期的瘋狂卡通那樣,化作原子,從另一端的話筒鑽出去。
  和Stan的潰堤不一樣,Kyle寂靜得讓人毛骨悚然。聽筒裡除了有點紊亂的呼吸聲以外,什麼都沒有。
  「Kyle,對不起,Kyle,拜託,說點什麼都好。不要這樣。」他沒有碰過這樣的Kyle,他能應付Kyle的一千種情緒,唯獨不能應付Kyle對自己失望,「求求你,說點什麼都好。Kyle?Kyle,對不起。拜託你回答我。」
  也許是他的安撫終於起了作用,他聽見Kyle的呼吸漸漸穩定下來。Stan深深地吁一口氣。
  「我要你後天——明天出席那個協議。你願意相信我嗎?」
  「不管怎樣,我都會相信你。」
  「記得你的這句話。我要掛電話了,」Kyle短暫沉默後說道,「明天見,Stanley。」
  「明天見。K-」他話還未落,Kyle已經切掉通話了。

 


评论(4)
热度(19)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