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9

*ABO設定,Stan(Alpha)/Kyle(Omega)

*幾乎所有人都是Beta(?)

*全文已完結於AO3,緩慢搬運中 

*AO3: [Style]The Truth You Can't Deny 09


  09.
  一個星期多以來第一次,Stan認真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仔仔細細地剃掉臉上的鬍鬚。他換上自己衣櫃裡最後乾淨的襯衫和西裝褲,盡力讓自己看起來體面些。他很緊張,所以特地提前兩個小時吃點東西墊胃,免得在警局裡嘔吐或是昏倒。
  他抵達警局的時間比表訂早了四十分鐘,反正他也沒其他事情好做。警局的人讓他進到平日晨間會議用的辦公室,辦公室大而寒冷,牆上的鐘滴滴答答地響,Stan的冷汗就一顆顆滲出,他開始擔心襯衫在協議開始前濕透。
  還有二十分鐘,Cartman和Butters也進到辦公室了。這是Stan第一次見到Butters,即使Butters進來後始終冷眼看他,渾身散發出冷冽的敵意,他還是完全不能把Butters和日前對警察的粗暴印象結合在一起。
  十分鐘。Stan聽見Sheila獨特的高亢嗓音,他沒想過自己還能更緊張,兩手冰冷,呼吸急促。來人的腳步聲雜亂,至少有三、四人左右,在一片恐慌之中,一絲熟悉的味道像暖陽那樣緩解了他的情緒,Stan憋住呼吸,首先推開門的是他的父母,Ike緊跟在後,接下來的畫面在他眼裡是電影放慢百倍的特寫場景,Kyle跟在Sheila的後面,他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的,瘀傷減退許多,除了表情有點憔悴以外,完全是Stan記憶裡的樣子。
  Kyle一進門就看見Stan了,偌大的室內空間裡,所有的燈光彷彿都聚焦在他黑髮的伴侶身上,他知道Stan也是,這裡的所有人都是黯淡無光的,除了彼此。他們的視線從對上後就再也沒有斷掉過,Kyle走向Stan,Stan以為Kyle不會停下腳步直到撞進他懷裡為止,但他最後還是停下來了,坐在Stan的對面,兩人中間隔著一張鋼製會議桌。
  Stan想說,這輩子都被隔離在人群之外有什麼關係,只要你願意來看我的話就好了。
  「OK,人都來齊了吧。」Cartman打破沉默,「當事人和證人都有了,可以交出指控書了,而你——」他把那份協議書放在Stan面前,「有記得帶筆吧?」
  「等等,」Kyle開口,「有件事情,我現在非做不可。可以請你先讓開嗎?」
  Cartman冷笑一聲,聳聳肩,後退了幾步。
  Kyle在眾人的目光中站起身來,Stan抬頭望向他。Kyle的身子遮住了日光燈,面無表情地低頭迎著Stan的視線。
  迅雷不及掩耳地,他揪起Stan的領子,另一隻手握拳砸向Stan的臉。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沒有人來得及反應。Stan只覺得左臉忽然吃痛,緊接著又是一記上鉤拳,這次打在他的下顎上,他覺得自己好像聽到骨頭碎掉的聲音,然後遠處傳來分不清是Sharon還是Sheila的尖叫。Kyle完全沒有收手的意思,Stan被強硬地拖出座位,摔在堅硬的地板上,他現在已經不只臉上在發疼了,他的後背到他的手臂到他的腹部甚至是大腿全都疼得過分,Kyle徹底發瘋似地在痛揍他。
  「Eric!」Butters慘叫道,「快阻止他!Stan會被打死的!」
  「你倒是去啊!」Cartman三兩步衝到門口處,「請求支援!請求支援!會議室有個Omega抓狂了!他瘋了!」
  Cartman沒注意到有人在接近他,他的對講機猝不及防被那人扯掉,重重摔落在地。
  「放你媽的狗屁!」Kyle氣喘吁吁提起他的衣領,怒吼道,「操你這隻豬!老子根本沒瘋!」他瞥了眼蜷縮在地上動彈不得的Stan,而後一腳踩碎了對講機,「我警告你,你敢再來騷擾Stan Marsh,我他媽就跟你沒完!」
  Kyle扔下被嚇得不知所以的Cartman,大步走回Stan倒地的位置,他還在喘,而且氣得不行。Butters還想上前說些什麼,被他圓睜的眼睛瞪了回去。
  「你們都給我看好了!」Kyle看向四周,一個字一個字清楚地說道,「Stan他永遠、永遠永遠永遠都不可能傷害我!操他的保護令!操他的暴力行為!」他又踹了Stan一腳,把Stan從蜷縮的姿勢翻成仰躺,「操你們!誰都不准中止我們的關係!」
  Stan渾身發疼,他想自己有幾處的骨頭可能斷了。但他耳朵沒聾,Kyle的咆哮字字句句都沿著耳道流進他的腦海裡,宛如一道暖流。過了一會兒,他感覺到有一雙手輕柔地捧著他的臉,他勉強睜開腫脹的眼皮,Kyle跪在他旁邊,低頭吻了他的額頭。
  不知道這件事情又會被傳成什麼樣子?Stan心想,史上第一個被Omega公開痛扁,完全無法還手,三兩下就倒地的Alpha,這肯定很丟臉。
  不過那又有什麼關係呢?沒有什麼事情比他們在一起更重要了。


评论(2)
热度(18)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