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e相關CP推,稍微偏Kyle受向但時常出意外;不管怎樣都好拜託跟我聊聊天嘛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Style/Cryle] Insidious 12

  *章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靈感來源《Insidious》


  「Kenny!」Kyle打開家門,給金髮的男人一個熱情的擁抱。

  「別這樣,Kyle。Stan會生我的氣的。」

  「噢,他才不會,他也許能直接跳到你身上。搞不好我才是要生氣的那個。」Kyle笑著接過Kenny的行李,Kenny全部的行李就是一個背包,「幸好他現在去上班了,沒有人需要生氣。」他帶著Kenny進到屋子裡,「我本來打算讓你睡在Ike的房間,但……」

  「Stan都跟我說了。」Kenny咧開嘴,「我在沙發上也能睡得很好的。」

  為了證明他是真的不介意睡在客廳的沙發上(就算那些沙發已經被鋪上一層防塵布了),Kenny扭了扭肩膀,動作誇張地往沙發倒去,調整了一個看起來還算是舒服的姿勢。

  Kyle對他露出一個感激的微笑,「你想看看Ike嗎?」

  「當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我當然不介意。」

  Kyle不記得上次Kenny跟Ike見面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時間過得真快。他帶著Kenny上二樓。Ike躺在兒童床上,點滴架就在床邊,透明的塑膠管連接輸液袋和他手背上的血管。他周圍的家具也蓋著一層防塵布。溫暖的陽光從窗戶灑進來。

  「我很抱歉,」Kenny說道,「這些事情不應該發生在他身上。」

  「我知道,所有事情都太詭異了。」Kyle理了理Ike的被單,「Kenny,」他忽然抬起頭,表情埋在背光的陰影之下,「如果Karen遇到這樣的事情,你會怎麼做?你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她嗎?」

  「那是當然的。」

  「太好了,我需要你的幫忙。」Kyle懇求似地說道,「Kenny。幫幫我。」

  Kenny點頭答應的同時,門鈴聲響了起來。他們倆人從二樓的窗戶往下看,Christophe就站在門口,嘴裡叼著一根菸。

  「那是誰?」Kenny問道。

  「一個朋友。」Kyle回答。他下樓應門,Kenny跟隨在後。

  與在醫院裡的樣子相差無幾,Christophe的頭髮和臉色都一樣滄桑,彷彿蒙上了一層灰。他在Kyle皺眉的時候,把菸扔在門前的階梯上,用鞋底捻熄。Kyle搞不懂Christophe是怎樣知道他的住址的,並且知道Kenny會在哪天哪時拜訪,這就像Christophe說得那樣,我會在你準備好的時候出現

  「希望你有準備足夠多的晚餐,我一整天都沒吃東西。」Christophe說道。

 

  一般而言,Stan Marsh不是個暴躁易怒的人,他多數的時間很和善,尤其是跟Kyle相比。Kyle總是習慣在看見違反自己原則的事情的時候站出來,而他不巧又是個原則很多的人(Cartman深諳此道,他總是故意在Kyle的臨界點上跳華爾滋)。

  「你不生氣是因為那些事情都沒踩到你的底線,你的底線太低了,Stan。」Kyle曾經這樣告訴他。

  Stan覺得這也不失為一件好事,他過得很好——說真的,生氣是非常累人的。他也並不是沒有原則,只是大多時候,他寧可把不滿放在心裡,或是無視對方失禮的行為。

  但是Kyle這次做的事情太超過了。

  「他為什麼在這裡?」Stan質問道。他指得是坐在客廳那些已經被他們蓋上防塵布的沙發上,在Kenny右手邊,正嚼著菸草的Christophe。

  「我讓他來幫忙的。」Kyle回道。

  「幫什麼忙?搬家嗎?搬家公司明天才來,而且我們已經找了Kenny——」

  「我讓Christophe來處理Ike的事情。」Kyle打斷他的話。

  「小子,他是個聰明人,」Christophe說道,「現在我只需要……」

  「不。」Stan把外賣重重地放到桌上,他早該知道的,在下午Kyle打電話要他多帶一份晚餐回家的時候,他就該發現不對勁了。他還天真地以為Kyle食慾變好了。

  「Stan,聽我說——」

  「不!」

  「Stan!」

  「讓他滾出去——或是我滾出去?聽起來不錯?哈,我最好現在就離開這裡。」

  「別這樣,Stan,拜託你。」

  Stan彷彿沒聽見Kyle的懇求,兀自轉身離開。

  「Stan!」Kyle咆哮道,一個箭步衝上前拉住Stan的手腕,「你今天是怎麼了?」

  「你才是怎麼了!你在搞什麼東西?讓一個來路不明、滿口胡言亂語的人進到我們家?你瘋了嗎?」

  「噢,」Kyle的聲音變了一個調,「這就是你真正的想法,你覺得我瘋了?」他的聲音隨著句子延展越來越細碎,他放開Stan的手腕,但Stan的手仍然停留在剛才的高度,就像時空靜止了一樣。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

  「你覺得我瘋了。」Kyle聽起來有氣無力的,他搖晃著身子坐回沙發上,不再看Stan一眼。他也沒有看著Kenny或是Christophe,而是低頭看自己放在大腿上的手。

  客廳的空氣凍結了,Christophe安安靜靜地盯著沙發扶手發呆,Stan的視線在三個人之間輪流逡巡,最後停在Kenny的臉上。Kenny轉了轉眼睛,無聲地嘆了口氣。

  「他沒有覺得你瘋了,Kyle。他只是有點,呃,」Kenny看著Stan的口型說道,「生氣?」

  「生氣?噢,對。」Stan蹲在沙發旁邊,抬著臉,對著Kyle說道,「你什麼都不跟我說。整件事情,好像就只有我被排除在外。我怎麼會覺得你瘋了,我相信你,否則我們又是為了什麼搬家的?」

  Kyle終於把視線從手指頭上移開,「我不要你被牽扯進來。」

  「這不是你要不要的問題,無論遇到什麼事情,我們應該一起面對。」

  「Stan,我……謝謝。」

  「吶。」

  他們的手在沙發扶手上碰在一起,眼神交會的同時十指交扣。

  「噢我的天,饒了我們吧。」Kenny摀住自己的眼睛,把臉撇向Christophe的位置大聲哀號。

  

  TBC.

  對不起拖了這麼久(´;ω;`)

  我在重看SP原作的時候,發現自己對人物的認知漸漸脫離了這篇文原本的設定,所以花了一些時間想調整已經發出去的部分,經歷來來回回無數次的掙扎後……我不小心跌進了SP的手遊坑,徹底陷入逃避現實打遊戲的泥沼裡。(跪著道歉)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三次元遇到瓶頸,接下來如果三次元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會盡量維持周更,希望在八月前可以完結。

  這樣我就可以開新坑了,耶比。

评论(9)
热度(36)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