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e相關CP推,稍微偏Kyle受向但時常出意外;不管怎樣都好拜託跟我聊聊天嘛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Style/Cryle] Insidious 13

  *章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靈感來源《Insidious》


  Stan還在氣頭上,儘管他已經冷靜下來了,也不願意往Christophe的方向看一眼。Christophe一點都不在乎Stan散發出來的低氣壓,自顧自地吃著外賣的中國菜。Kenny有免費的食物就很開心,在這部分他發現Christophe跟自己好像是同一類人,他們狼吞虎嚥吃東西的方式,還有縈繞在身邊那種揮之不去的疲憊感。他不會說Christophe不值得信任,剛好相反,Christophe肯定是個懶得撒謊和耍手段的人,他們都只為了一個目標奮鬥,Kenny以前的目標是支持Karen念完大學,現在則是協助Stan跟Kyle度過難關。

  我真是一個熱愛犧牲奉獻的人。Kenny想著。

  客廳除了咀嚼食物的聲音、Stan跟Kyle之間彼此的低語之外非常安靜,以至於當二樓傳來物品掉落的聲音的時候,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

  四雙眼睛同時盯著通往二樓的樓梯,Stan握住Kyle的手。Christophe起身往樓梯走去。

  Kenny喝著餐點附贈的茶,Stan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示意他跟上去。

  「待在這裡,小子。」Christophe說道。

  Kenny咬著吸管,聳聳肩,用眼角示意Stan的方向,「恕難從命。」他跟著Christophe的腳步到二樓。

  二樓還是他白天看到的樣子,沿著走廊,他們經過Stan跟Kyle的臥室(那張雙人床真是太尷尬又太讓人興奮了),Ike的房間(「可憐的孩子。」Christophe說道,這是Kenny與他見面以來第一個完全沒有髒話的句子),廁所,陽台,最後沿著來時的方向往回走。Kenny在Christophe的旁邊四處張望,這真的是一間很不錯的房子,他可以理解Kyle為什麼一眼相中這裡。

  「那裡。」Kenny停下腳步,抬頭看著天花板。走廊的天花板上有一個方形的小門,鎖被打開了,木製的門板靜靜地垂掛在那裡。

  「我們要上去看嗎?」他問道。

  「不用浪費時間。那一點屁用也沒有。」Christophe回答。

  「好吧,」Kenny把視線挪回前方,他們準備要下樓了,「你打算怎麼做?辦一場除靈法會嗎?Stan不會喜歡這個的……」他踩下第一個台階,眼角瞥見扶手處似乎有個影子。他以為自己眼花了,影子卻在他面前急速放大,一張模糊不清的臉貼在他的前方。一切發生的又急又混亂,Kenny感覺到有人拉住自己的手臂,那個人可能只是輕輕一扯,他整個人就失重往前倒去。Kenny聽見Christophe急促的腳步聲往自己的位置衝過來,只差那麼一點點,他的臉就要直接撞上地面,落得頸椎骨折而死的下場。幸好Christophe趕在那之前拉住他。

  「……操,」Kenny驚魂未定,「那是什麼鬼東西?」

  「那狗娘養的。」Christophe倒是很平靜,他把Kenny揣了起來。

  

  Kenny和Christophe下樓回到客廳,沙發上已經空了。廚房的燈亮著,傳出嘩嘩的水聲。

  客廳的桌上很乾淨,Kenny猜想Kyle應該是把包裝連同剩下的餐點收到垃圾桶去了,他閉著眼睛就能想像那個畫面:Kyle黑著臉把餐點扔掉,而Stan就在一旁死纏爛打地試著說服Kyle把餐盒裡的食物吃完。

  「嘿,我們剛剛繞了一圈,什麼沒見到。」Kenny走進廚房,黑髮的男人背對著他,正在流理臺清洗東西。

  是Stan。

  「Kyle呢?」Kenny問道。

  「他不就在客廳裡……」Stan回答,臉色由疑惑變為驚恐,他扔下還在運作的水龍頭衝出廚房,「Kyle?Kyle!」

  客廳裡空無一人。

  Stan從喉嚨發出不成串的咆哮聲,接著裡裡外外把沙發翻了個遍,直到Kenny拉住他。三個人在一樓分頭尋找,最後在書房裡找到了Kyle。Kyle癱坐在電腦椅上,一隻腳的居家拖鞋掉落在地,闔著兩隻眼睛,就像睡著了一樣——就像Ike一樣。

  「Kyle!Kyle!」Stan拍著Kyle的臉,試圖將他喚醒。Kyle任憑他搖晃拍打,毫無反應,於是他轉向Kenny和Christophe求助,「為什麼?怎麼會這樣?」

  「那雜種比我想得難搞多了,」Christophe嘖了聲,「你找著地方坐著,咱們速戰速決。」

  「我的手機在哪裡,我要打給醫——」

  「那就來不及了,」Christophe打斷他的話,指著Kenny,「你去幫他。」

  Kenny安撫了慌亂不安的Stan,協助他的黑髮朋友將Kyle搬到客廳的沙發上,Stan給Kyle加了條毯子,然後坐在沙發的另一側,手指不安地敲著膝蓋。

  「閉上眼睛,聽我的聲音。」Christophe說道。

  Stan看了Kenny一眼,後者比了個「包在我身上」的手勢。Stan深呼吸,不情願地閉上眼睛,周遭陷入一片黑暗。

  在黑暗之中,他聽見Christophe好像說了一些話,他越是想聽清楚就越聽不清楚。這種模糊不清的語音,讓他回想起兒時Kenny的說話方式,可是那時候的他和Kyle、Cartman對於理解Kenny的發言毫無障礙,而現在他完全不懂Christophe在說什麼。一種煩燥的感覺在腹腔裡沸騰,最終湧上心頭。

  「夠了,」Stan說道,「這一點用也沒有,讓我打給醫院!」

  他暴躁地睜開眼睛,發覺周圍的世界暗沉沉的,濛著一層晦暗的藍光。

  

  TBC.

评论(6)
热度(35)

© 傷心無尾熊 | Powered by LOFTER